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一人之下的管任/岚管岚友情向很感兴趣。
何时能有同好……
黑管儿真有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合集好像一直点不开,不方便看?……

↓这是《一人之下》相关的分析合集。

http://www.lofter.com/collection/junino610/?op=collectionDetail&collectionId=737014


以下是从合集中抽取的部分分析:


马仙洪:

http://junino610.lofter.com/post/1dc65fd8_12cce62c1

382-384:马仙洪与张楚岚的“没有心”一段:

http://junino610.lofter.com/post/1dc65fd8_12d52dac7


临时工相关科普:

http://junino610.lofter.com/post/1dc65fd8_12c65b478

有关肖自在的“小问题”一则:

http://junino610.lofter.com/post/1dc65fd8_12d044c00

夏柳青和球儿的“请神上身”:

http://junino610.lofter.com/post/1dc65fd8_12b4d7e16

胡侃暗堡门前黑管儿和张楚岚唠嗑:

http://junino610.lofter.com/post/1dc65fd8_12cc4c602


386话;一些联想:

(包括对赵方旭的个人看法)

http://junino610.lofter.com/post/1dc65fd8_12d4c820c


陈金魁:

http://junino610.lofter.com/post/1dc65fd8_12c5b22c4




纳森卫以利亚:

http://junino610.lofter.com/post/1dc65fd8_12bd3f3ba



389

    幸好柴言的横练好破……

    萧宵的擤气有个地方挺麻烦的,灵魂未经锤炼的人很容易灵魂出体,出体了又回不去,再挨一发擤气,灵魂散了,人就没喽……

    柴言地位不低,不能杀;六子估摸着是活不成了;问萧宵?铁板钉钉的什么也问不出……张楚岚对曲彤的手段或许有点概念,但对她的势力还一无所知。

    估摸着炁体源流这事捂不住了,甚至曲彤可能以此为要挟(?)先拷贝一份脑门快传,再给张楚岚洗脑,好了,这下谁都不知道曲彤手里有两个八奇技(应该不会这样)


    挺早以前的一件事:曲彤要冯宝宝的头发干什么?

以下仅代表个人观点,欢迎和气的讨论。

偶然间想起“临时工”是怎样一个职业,写一些看法……

大概会写续篇。





    200话提到:

    “由于临时工所做的大多是危险又见不得人的工作,所以公司除了提供他们丰厚的报酬之外还提供了莫大的自由给他们……这个自由就叫做'身份保障'……”

    “每一个身份都是真的!从出生证明,到身份户口,档案,护照,工作记录……是可以到任何地方去检验的真身份!”

    “行动起来超级方便对吧?但也仅仅如此了……按规定,公司不会再对临时工提供任何支持和庇护……换句话说,如果临时工出了什么意外,那么请以那个不存在的真实身份去承担一切后果吧……这人与公司无关……”

    说得不好听点儿,这就是“把人当成垃圾袋,让垃圾袋做清道夫,将清道夫派去扫垃圾,清道夫把垃圾全装进袋里”……而“把人当垃圾袋”的高层当然没有半分悔意,只在临时工死时懊恼“接班人不能立刻顶上”。若非手头吃紧,若非要躲避追杀,若非为了爱情,何苦把自己的命搭上去?这和套着“福利”壳子的“你死吧”又有什么区别?找一个被社会放弃的家伙,装扮装扮,就多了一个好用的垃圾袋,上层何乐而不为呢?

    徐翔还在时,由他一人把大事全扛下,因而冯宝宝能活得平安;即便退一万步,说徐翔的准备“还不够周全”,没能顾及到所有可能有的问题,他也带着冯宝宝四处游走,去找她的家人,以至连黑管儿都知道“徐翔在20年前身边就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女孩”。心意是真实恳切的,只是他不曾考虑“临时工”职位上的其他人:临时工如果遇到危险,照例是不能帮他们。因而临时工帮公司“维稳”,惹上仇人又得自己解决,借用以利亚的表述:“我们”和“他们”不一样。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哪都通的普通员工(“我们”)想见识临时工(“他们”)是因为他们“厉害”,如此而已。然而,要是每个人都和21话的张楚岚那么清楚,想必他们会断然拒绝“做临时工”的邀请,转而对临时工表达(并不值钱的)同情、遗憾或鄙夷。

    若说公司的其他人是“正统”,临时工就是“正义”,“外行(形容词)”的“正义”,他人眼中“见不得人”的“正义”。所谓“正统”有不少方法处理前文提到的“垃圾”,可他们确实不常动手。为什么?怕脏了自己的手,也认为犯不着为这些小虫子搭上自己的名声——“我们既然是社会的顶梁柱,是维护安全与稳定的必要推手,怎么能因为这些'垃圾'让其他人对我们的权威、我们的做事方式怀疑呢?这会影响整个异人界的安定!这是我们无法承担的风险!”

    唉。

    姑且认为徐翔当年是这么和董事会说的吧。“上位者更需自律,更需要‘自知之明’”,如此“才能做好”,如此而已。

    越是不能面见临时工,好奇心越盛;人分成好几种,一种认为临时工既然是做脏活儿,肯定“该死的人”被公司收留了,因而感激公司,报恩是必须的;一种认为临时工既然是做正事的,即便手段残忍,也有可取之处,只要旁观者不是嘴碎的,这并不影响公司的名誉;另有认为临时工糟蹋了公司的地位的人,应及早取缔这制度,或要求临时工转为正式员工,重新规范他们的行为,各类都有。


以下仅代表个人观点,欢迎和气的讨论。

管哥怕不是黑切黑,还是无意中歪打正着的那种黑法

我先前觉得张楚岚在碧游村的计划进行得有点太顺利了,倒回去从其他角度想了一下……好像有了不得的新发现






从管哥的角度刷新一遍“陈朵要死”:


    管儿关注的重点不是任务完成度……要他半路把陈朵截下,杀了,完全不成问题;但他不关心最初的任务,217还特意把张楚岚和冯宝宝拦住了。估计任菲提前跟他通知了要留手。先不谈这个,重点是老孟……

    任务内容是“一,不论死活,解决陈朵;二,瓦解新截教,摧毁他们的总部碧游村”,他做了几十年任务,不可能不清楚“解决”二字的分量。老孟一句“能不能放陈朵一条生路(208)”完全不顶事,他们势必要把陈朵送到董事会那儿,等老孟(陪着其他临时工)亲手交出陈朵,先废经脉再送进有司……这兜了一大圈,和直接杀了她有什么区别?

    有!当然有啊!老孟要闹事啊!临时工想出手老孟就要阻拦了,换作公司出手杀陈朵,老孟不会闹吗?闹完后不会消沉,不会感到“是我害了她”吗?董事会不会趁机找个临时工把他替下去(乃至直接把临时工收归总部)?再往后想,原本完完整整的临时工的团里夹进一个不可控因素(甚至“不可控因素”可能是内奸,管儿在会后或许会庆幸老孟被控制住了,没有给董事会创造机会)……

    不行啊,有能力当然要阻止……肖自在摊白了他想杀人,但肖自在不能出手;准确来说,所有临时工都不能亲手杀了陈朵,又不能把陈朵交回总部,眼看着老孟是想不通了,总得找办法让陈朵自己选择“死”……巧得很,默契得简直和说好了一样,这个“办法”就是张楚岚。

    由张楚岚说了“你还可以选择死”,管儿就能很顺利地劝老孟看开点了。甚至在303话他能稍微轻松一把,嘱咐宝儿“别呛”……我一直很在意那一格。

    陈朵杀了廖忠,而黑管儿和廖忠不是一般的要好,有一点私心也正常。他不像老孟,老孟是把陈朵“解救(208)”出来的人,即便陈朵杀了廖忠,老孟也以为陈朵值得其他人“再给她留一次机会(208)”。管儿不是这样,他脑子“清楚”得多,这也是他性格里“狠”的那一部分带来的附加产品……

    高二壮因为自身经历,在208话当即答应了“捉活的”,管儿的态度比较暧昧,“我听大家的”,其他人出手就轮不到他出手,他不把自己当作底牌,也不把自己高看为唯一知道陈朵必须死的人,但他确实保住了一点小心思,把它往深里塞。不开玩笑,他埋在心里的想法很可能是“把陈朵办了”,至少要揍一顿,何谈的“讲讲和谈,讲讲和谐”……而他清楚陈朵肯定会被办,所以不手刃了她也没问题,陈朵的结局终归是死。

    最后感慨一句:你看这个锅,它又黑又圆,背在张楚岚身上,“真是正合适(反话)”……


云尧景点介绍-已乡钟鼓楼/崇同阁茶馆(1)

云尧市是最近在设计的城市,没意外的话,会作为背景用在《无徒》这篇原创里。

如果设定有变更,还会再修改……

*《无徒》中的一切和现实有微妙的差别,因而不可能正对城隍庙的“门”正对着城隍庙。




    城西南有一段土墙,缘墙而上,便看见一道屋脊;跨过屋脊,便落在城隍庙的正门口。向前走一里地,遇上一座美人为官家摇扇的铜像;自此再深入下去,就踏进已乡,视野将要被人群掠去一层了。

    直直对着城隍庙的是四夷门,取义“四夷始于斯”;门边原有两座钟鼓楼,鼓楼的梁柱却早已劈成柴火,楼自然便塌落;又因四十年前匪盗横行,只剩下些破了皮的旧鼓,要老人谈起和钟鼓有关的佳话,他们多是捻着胡须、衣角默不作声。

    街上有名的茶馆只一家,名叫“崇同阁”;崇同阁共三层,一楼大堂中有一乌篷船,二楼西北角又有一只画舫,画舫被画屏紧紧围拢了,透不出一丝真容;崇同阁既是凵字结构,斫去风铃木,庭院里恰能撒些白沙,植几株翠竹,黑石子铺路,教小路边长起金白两色的杜鹃。颜色虽有些单薄,但都分布得当,浓淡适宜,尚且是称人心意的。


崇同阁相关事宜:

    掌柜的不喜欢池塘——池塘底下太容易脏,也不喜欢养鱼——鱼太容易死,来不及呵护它就得把它埋进土里。因而他在庭院里撒了白沙,种竹子,种金白两色的杜鹃。杜鹃的花瓣一旦有些褐色,就摘下来、收走,花往往开不过一旬。


已乡为何在云尧的西南:

    《礼记·乡饮酒义》:“天地严凝之气,始于西南,而盛于西北,此天地之尊严气也,此天地之义气也。”是的,四夷始于斯,这座城也是从此向外铺展开的。

吃不到粮自力更生

有岚管友情向&幼化。请注意避雷。

绝命草稿流

p1……因为手实在不会画,砍到肩部又太奇怪,所以截在这里了(人体稀烂)

p2是幼体。

昨天想了点事:

“举个例子,小孩A非常擅长玩躲避球,可能会:
“1.导致其他小孩不想跟他玩
“2.导致越来越多好奇的小孩想见识一下神奇的A
“3.并出现了三四个人拿球砸A的情况。没什么,‘就是好奇他有多厉害’。”

估计管哥小时候有这种情况,就画了一下。

p3p4是同一张图,p3截个脸,p4脑补了一下管哥救场。主tag就不打了……

假如管哥出来救场(可能性微乎其微),他大抵会调侃一句“我还以为你跑得掉”或“有点分寸”,张楚岚十之八九会(嘴角挂着血)驳道“这谁顶得住啊”……



山路九曲十八弯,曲彤的心思看不穿

既然要把张楚岚弄死,倒回去看看哪里暴露了算了



张楚岚可能暴露的点有:

    1.88话《采访》,张楚岚突然把冯宝宝拉走

    2.303话,全体临时工露面,唯有张楚岚走在最后(*中途可能被跟踪)

    3.290话,被黑管儿留下来砸炉子,不仅砸了炉子清了场,还拆了黑如花 (*马仙洪的记忆可能被读过)

    (*毕竟黑如花质量过硬,还带着陈朵的炁,没道理干不掉张楚岚;此外,既然曲彤能接触到公司的档案,对张楚岚有十年空白期一事应当有了解;罗天大醮中张楚岚胜出,但诸葛萌曾表示“阿玉怎么会输给他”,显然有不少人对张楚岚的实力持怀疑态度)

    4.321话,面见陆瑾(*中途可能被跟踪)

    5.353话,朱迪暗中观察(*朱迪的瞳孔里曾出现曲彤的眼睛,第15页)

    6.362话,面见赵方旭(*可能被监视)

    7.363话,拉拢张灵玉(*赵方旭拜托张楚岚做这件事,可能公司里不止赵方旭/张楚岚知道张灵玉的动向)

    8.365话,赵方旭call曲彤;370话,赵方旭暴露“暗堡”位置并要求曲彤撰稿

    9.380话,视频中出现黑如花;381话,马仙洪执意要去暗堡

    (*马仙洪能注意到的地方,曲彤也可能知道)


    差不多这些。张楚岚暴露的还真不少……

    

387话;联系其他

    关于“文练、武练、横练”: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222/15/47761334_731471917.shtml

    不是,哪儿不对啊,柴师傅的手段怎么越看越像黑管的手段啊?连特效都很像啊?还有这“别管我,一起招呼”,对比一下294话的“大伙一起招呼!别管我!”

    玩笑到此为止。387的重点应当是张楚岚的推论和马仙洪的动向。先来看看修身炉:

    224话,只有一个执炉位(金勇使用);

    234话,有两个执炉位(毕渊、诸葛青使用);

    也即十五个人需要十五个执炉位。381话画得并不清楚,不过,炉子的坚固度、好用程度大抵都提高了?

    随后,关于“对付冯宝宝”:

    365话:

    “召集能够为炉子提供异能样本的人……”

    “这十五人涵盖了各种异术流派……应该足够你用了……”

    “而且没有人知道这些人与我们有联系,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

    怎么用炉子对付还不明,曲彤如何联络上十五个人也不明(372“几乎都接受过姐姐的帮助”)……好大一盘棋,坐等二叔揭秘……

    380话“你只要继续看住马仙洪就行!”,貌似对方把马仙洪当作重要的人(战力),这和先前372话“如果你认为他对你的信任开始动摇了那就再深深地刻上去!”与“那又怎样……如果废了就扔掉!”完全是两个画风,或者说,“妥协”了?

    奇怪的是,“啊!不!我……我只是太过关心你……”看似是和曲彤交情不浅的人才说得出的,他/她也知道曲彤能修改记忆(而负责人,譬如徐四,也知道吕家能修改“精神”、记忆),而他/她又有很高的几率是在董事会里混的,算是兵行险招,把内鬼插在这么危险的位置,稍有不慎就可能暴露(情况愈发乱了)……

    “你平安就好……自己好自为之吧……”这句话,像是马仙洪本来“该出事”,然而,曲彤特意把马仙洪的道具都给他,除了“以防万一,如果有人追你,你还能自我防卫”之外,更有些“追你的人可能不止一波”……马仙洪拿到的器物是马元禄给的,按理说没人见过;但公司的人没收了不少神机百炼的造物,多少算是见识过吧?把这种标明身份的器物给马仙洪真是为了让他对付公司的人吗?恐怕不见得。

    曲彤在381话中“终究还是没有拦住他……”那段后看了看她的戒指,再垂下手。接电话的人大概是闹情绪了,以为曲彤没按他/她说的做,才导致这样……如此等等。但两人应该还不至于散伙。

    380话:“我打听到的消息是,临时工都已经返回自己的大区了……我没法确认,也不能再过多打听了……在这件事上表现过于积极会引起怀疑……很明显,老赵已经怀疑到董事会内部了……”

    如果内鬼是大区负责人,他区的临时工给一通电话就能确认“真的回来了”,用不着细加打听……不过,他的临时工说的话不一定可信。目前暂且把嫌疑锁死在董事会吧,但愿没有其他的十佬水准的人插手……曲彤为何能请得动柴言还是个问题,现在看来,张楚岚追不上马仙洪,曲彤对张楚岚受伤一事应该无从了解,柴言把张楚岚和冯宝宝拦在这里就差不多了,回收马仙洪后不知会不会下手把脑子重改一遍,双全手毕竟能做到这一步,且做了也不至于让公司对(说好不当逃犯看,但可能食言)马仙洪发生兴趣,吕家应当也没法查看马仙洪的头脑。

    双全手能否修改炁还不明。


382-384;马仙洪和张楚岚

    以下仅为个人观点,欢迎和气的讨论。




    383话里,马仙洪的说法是“当时我还小,听不懂你太爷的话”,“你太爷”这说法——如果不是不小心说得溜嘴——是相当亲昵的说法。干叔叔干侄子的事他恐怕还记得,放不下。

    即便382话里张楚岚拿“家法”,“小弟弟”开玩笑,马仙洪对“干叔叔”仍然当回事。

    马仙洪嫌张楚岚没心是有原因的。百年难出一个他这样的天才,他练了几十年爷爷传给他的秘法,其后撞上家人离散,什么都没了,只剩下神机百炼;且不论他太爷是否活着,神机百炼是他和家人最后(也是唯一确定)的联系,他宁死也不会交出去“让图谋不轨之人(即哪都通)祸害别人”。张楚岚却劈头一句“就没有今天这么多麻烦了”——虽说是真理,马仙洪肯定听不进去。

    “爷爷我也不忍它失传”,因而神机百炼只传给了马仙洪这样不用技术攀比的好料子。它在马仙洪心中的地位高而又高:把这门技术交给马仙洪,代表了马元禄的信任(和几乎全部的期许),马仙洪的所作所为也确实对得起马元禄的信任,甚至单凭他的手艺(尚且没有出全力)能和临时工打得有来有回,他应当为自己骄傲,为自己能对得起爷爷的信任而骄傲——却遭上一句“让它失传”,本来马仙洪就够火大了,再想想眼前这位干叔叔拆了炉子毁了村,搁谁谁乐意呢……


评论E·H相关的事件居然会被屏蔽,lof要完

各位根据我打的第一个全名去搜索一下吧,第三条《坏血》应该算比较详细的,找到公司名,这之后就能搜出很多耐人寻味的内容了。

Elizabeth Holmes让我想到了Abstergo的Isabelle Ardant,莫名的。或许是因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