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Gangsta/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
近期对拳虫和胡子兄弟很感兴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短剧情:

适用于我的OC Vira Cledy与核糖 @战术核糖 的OC,请勿取梗,感谢!

*涉及一些与宗教有关的敏感话题,谨请注意

*如无法接受,请不要点开此篇

*文中提及的人物对宗教信仰全无了解,因而“不可避免地”会犯一些常识性错误,对于部分错误,我会在文后标注;部分则不会修改,因这确实是我犯的常识错误……欢迎指出。







Je-das:

创造者:伊万 赫连尼科夫,19岁。

其名取自“耶稣”与“犹大”的联合。用以针对天主教徒。

方式:将能搜集到的与天主教徒相关的犯罪信息——大部分足以震慑人心——收集起来,投入邮件中,视频必须在播放完毕后才可被关闭,并会被传往当前网域内的其他天主教徒。

属性:以“母亲节快乐”病毒*为模板改制,利用暗网排行第一的系统*搜集并整合资料。



*该病毒以“母亲节快乐”为噱头,收到邮件者被强制付出79.99美金,且邮件将被传给另外十人。曾造成百万以上的损失。

*即(号称)能联通全球摄像头,借用“安全设备漏洞”运行的系统,连洗澡的姑娘都能看个清楚。

伊万在暗网中的权限不低,而他也足够鲁莽,愿意挺身冲进危险区,却连给访问设备加护都不做:这做法极为危险的,相当于公开身份,任暗网的用户攫取信息。


前提概述:

达西 格洛克(Darcy Glock)发觉他的同学——留级生,操着一口极烂的英语,是双性恋。他决定戏弄他,遂伙同朋友们上演了“英雄救美”的老戏码。

伊万 赫连尼科夫(Иван Хренников,Ivan Hrennikoff)转入高二时,恰恰是糟糕的英语与历史成绩使他留级。至于“行为规范”:他被嫁祸为引发群架中的头儿,收到检举与警告。此后,他谨慎地藏起冲动,以免被近于歧视的眼神(他对自身是双性恋并不避讳,这让他不怎么受欢迎)逼得失控。这即是达西的技俩得逞的因由。

“拯救”从不是一向无偿的付出。一朝曾帮助过,其后的要求就谈不上无礼了。达西尽量藏起趾高气昂的样貌,借伊万的帮助完成了不少事儿,甚至能直接用外挂挣钱了。他更好奇伊万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除了像条衷心的狗似的跟在他后头?……

……自入校以来,他的国籍、他的口音、他的性向,几乎注定了他到哪儿都会遭殃。因而伊万格外感激愿意为他付出的人,几乎是糊涂地信任这位“好友”,同时为自己的一些非分之想感到愧疚。他与他的家人对“信仰”不甚在意,自然也不考虑对方是否具有宗教信仰。他的父母提出,若他真心待这段情感,理应告知达西他正在“做什么”,而非“利用”他们间的情感维持暧昧。

看出伊万对他有点儿意思后,达西开始思考如何摆脱伊万。直说“我在骗你”?不,太不聪明。——他求助于“天主教徒”这一身份。教义不允许同性恋“合理”。然而,抱着一线希望,又因他知道“没有信仰”的人好奇一切打破信仰的方式,他决定再“逗乐”伊万:他声称:如果伊万非做不可,依旧有可能。一种“不会让索多玛*再临的可能”。

“爱尔兰的天主教允许同性恋”,伊万在网页上查过。非议众多,但仍是可能性之一。但一切仪式依旧是必须的,他需要所有有助益的信息,和能接受他们的教堂。告解,礼拜,未来所需的一切都要准备好。此外,他不想被更多的偏见困扰。

伊万表现出的集中的姿态十足骇人。达西还不想摊明,遂几度强调他身为教徒的“纯正性”及“虔诚”。他所能用的一切谎言都堆上去了,也成功找到了一位牧师处理告解与祷告——有钱就能摆平,钱由伊万出。他的麻烦他解决嘛。

伊万颇感困扰。


事件概述(Vira Cledy视角):


2017年12月25日零点整,“耶和达”对圣三一教堂,芝加哥第十八警署受理。256名教众受邮件骚扰,无连带损失。

社区“白金公报”记者,凯拉 沃雷克 沃伦(Kaira Wallack Warren)即时介入调查。于12月29日确认其对调查毫无帮助。

CPD18警员,洛蕾 安格利斯特(Lorey Anglist)介入调查。(柯艾伦局长麾下,携两人小组)合适的讨论案情的人选。调查时间为12月26日至今。

洗碗工,泽兰蒂亚 阿洛迪亚兹(Zelandia Alordiaz),被调查者,或为敌意证人。

2017年12月26日,凌晨三点整,“耶和达”对圣玛利亚教堂,芝加哥第一警署受理。127人被直接骚扰,391人被波及。

同一时刻,“耶和达”对联合教堂。270人被直接骚扰,三人疑似被波及。

牧师,科维埃拉 厄内斯托呈讲说于YouTube,鼓励人们反击。

与其中自称科莱德 科莱德的男子在列克星敦旅馆会面。2018年1月5日。

伊万 赫连尼科夫,即“符拉迪米尔(Vladmir)”,幕后主谋,其住址为西维沃珂街117号,入门密码为208830。


事件概述(Chloe Green视角):

“知识分子”咖啡厅,与自称科莱德 科莱德的凯文 弗莱彻(Kevin Fletcher)会面。调查凯拉 沃雷克 沃伦正陷身于何种麻烦中。

发觉同性恋平权组织“捍卫自由联盟*”的一员,维克 克雷文(Wick Craven)近期尾随着凯拉。



*见百科“索多玛”一条。

*beta自现实中的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同性恋平权组织,然而:

“2013 年,俄罗斯通过了一条法律,规定向未成年人宣传'非传统'性关系将被处以罚款。这一决定一度引发了抵制俄罗斯 2014 奥运会的呼声,但捍卫自由联盟却洋洋洒洒写了九页纸,支持这条法律,称其目的是为了保卫'未成年人的心理与生理健康'。”

引自网页。


[段子]连带损失

“喂!喂!这是什么走姿,啊,新兵蛋子?”Weller在掩体后嚷喊,“你长官把你的腿打折了啊?还是把你的'雄性象征'拔了?”

“我和军队没关系!”他俯向对讲机,谨慎地控制住音量,“我训练我自己。”

“喔!你爸学来了什么垃圾?”不休不已。

枪响。一颗脑袋炸开。Aiden稳住手,放低枪口;他的视线穿透硝烟,看向抽动的肢体和小半垛木块钢条,看向理应是敌方最后阵地的地方。他于是侧耳倾听,以探索残兵余党的踪迹。脚步,金属落地的声音,从一旁弹出的弹匣,凡此种种——

“差远了!”Weller仍在叫唤,“差远了,白痴!你知道致命T区在哪儿吗?打那儿啊!你想变成筛子?”

“Wierder!Wesler?”他择出阴阳怪气的音调,唱歌似地念。

“听好,等我们回去,你这没名没姓的崽子他——”

枪响。一颗脑袋炸开,他的胸前爆出血花。枪再响两次,任务完成。


*neta Aiden在黑帮时期。Aiden“假装”不知Weller的真名,以此激怒他放高音量,暴露他的位置,而Aiden就能借之判断射杀Weller的另1/2名枪手的位置。很普通(乃至幼稚)的技巧,介于Aiden那时不足17岁。

随感和假设。

想到其他的会再补充。

假设和推论与Aiden相关的系列细节时,我首先打了“家”,思索片刻,把“家”换成了“安全屋”,保留了“家具”。(忽然不太好受。)

Aiden的安全屋只是“屋”,它的价值被限定于“提供庇护”,如遮风挡雨,而这庇护中毫无人情可言。任一间“屋”的摧毁(几乎)都不会让他(直接)想到与自己以外的人有关的过去。甚有可能,他会因屋里的事物被摧毁而慨叹“要花些时间重新购齐一套”,或是驱车前往下一个安全屋。他会想到他能藏匿的地方越来越少,但他不太会想他曾与这地方发生过什么互动。他不允许这样的互动发生。也许真有人随随便便地晃到安全屋附近,但那让他警觉,而不会让他想舒口气。不再有人的来访能让他发自真心地快乐或放松。

我所设定的细节和习惯如下(OOC预警):

他所选的家具质量均在中等偏上。待某些事物时,他不喜欢“凑和”,更无心定制“高端产品”。

他不把购得的商品当作一次性消耗品。他不允许他人大量浪费他买来的东西。一是因他不喜欢频繁购物,二是因他能从这类行为中感到明显的不在乎不尊重

假设条件:若Aiden真的还能邀请他人来他家中,即便Aiden对礼节不甚感冒,他对他的所属物无疑有一定的占有意识。其次,在贝尔法斯特生活了十余年(或二十余年),他经历过战火,会懂得浪费是不可取的,也有可能阻止视野之内的浪费。

[WD]Hunt'em down-CH0

*捏造Aiden Pearce的过去

*依据录音文档(1:“我的体育老师发现了我的枪伤疤痕”——日后又发生了相似的事)改编。

*预告性质,短打。含一点脑洞阐述。正文日后再补,目前只是赶六一。

*若您发现了常识性错误,欢迎指出!

*OOC预警!原创角色预警!

*欢迎来讨论/评论/剧情猜测





——那是我的第一节理论课。为一场暴雨,为动荡的环境,我们必须留在室内。

话题沉闷无趣。我小心翻过一页书,以免声响太大——聊以消遣。其中有太多我不懂的知识,太多我不懂的词。我不断把它们填入脑海,把这些不合规格的子弹倒填进枪筒。我明白这场战争,我的战争,始终在行进。

因而分秒必争,跬步应积。

我将手伸向字典。恰在此时,一个浑身透湿的男人闯入,冲向我的老师,他一把绞住她的头发,拽得如此紧,以至大把金发几乎被拽离头皮*,几茬未染的褐发直直绷着。她被拖出去。她唯一的反抗是一声叹息。

扭打声传来。随后是人体击地的声音,絮絮的低语,远去的脚步声,再度走进的脚步。

我用笔刻下一些理解,默想道:第三个*。按断的笔芯还剩小截,我借桌角将它磨尖。

我的老师再度回归,身旁跟着西装革履的人。我挑起眉毛。

“怎么回事?”他那审问似的眼神掠过整个教室。

她抿唇。我把眼珠转去另一边,笔尖敲着桌面。

“小家伙们可以为我作证。”她柔声说,“祂为我作证。”

她在说“被找上门”这件事,“是那人先挑事”,没有解释“为何我安然无恙”。她的手拨了拨头发,理顺它,西装男弹个响舌:“每天。*”

五指划过十字,她再次投入讲述。依旧是单调、淡如白水的讲述。同样的音调。


*她戴着假发。那假发的染色也做的不怎么好。

*Aiden所指的不止是“这是第三支不慎被我折断芯的铅笔”。

*他指“每天都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设定这位体育老师也是帮/派成员,不是当年发现Aiden受枪伤的体育老师。

当然,她傍着一个帮里的老大,从无用的“帮里人”丈夫身边劈腿了;这就是她被找上门的原因。她戴假发是因参加过帮派斗争,这确是“每天都发生的事。”

想到Aiden身上的枪伤若被眼光极为老辣的人发现会很有趣,这想法促成了这篇架空AU的出现。




WD相关。短打,纯练手。也许会扩写。

*假如Aiden和Pearce遇上:一位是芝加哥的义警,一位是爱尔兰的混混,而后者对其身份坦然待之。

心意相通,各自独立。



“你都不用开口。问1987年?老头子*死在恩尼斯基伦*。”

“你这天杀的查户口的*。”Pearce补上。他咬紧了每个字眼,屈起拇指与食指做点数钞票的动作,中指立着。它倔强地展示着青筋和灼痕。

就这么对上了。Aiden和另一个Aiden,Pearce家的长子,Nicky的哥哥,Jackson与Lena的舅舅。就这么对上了,两个人,同一个人,难怪刚才那一拳好似撞碎自己的板牙。他莫名地渴望着收回那一拳。

Aiden降下枪的准星,犹豫着向Pearce迈进一步,而Pearce唾出一口血,干脆地伸出手,熠熠有神的翠绿眼眸直盯着他——盯着又一个Aiden Pearce,闻名风城的义警——他扮出夸张的笑,缩短的鼻梁把面巾向上顶了些。

“你杀不了我。”Pearce用自豪的口吻宣布,词句被爱尔兰口音搅成一汪浑水,牵绊在他的唇齿之间,“我们是同一人。”


*原词为“Old man”。我想加些戏谑的意思,最终用了这个说法。

*neta了恩尼斯基伦事件,日期应在1987.11.8。具体可参考网页。

*也许他想说“条子”。


不行。我就是死也一定要把那篇翻译出来……

5/20快乐!

我爱你们。

祝Aiden Pearce生日快乐。



练习

想尝试着换换文风和所写故事的主题,创造一个地点。以上。

十分欢迎修改意见!

介于是我们所处世界的平行世界,很多细节都被刻意修改了。


沿街走一段路,叫喊又稠密起来。有曰:“豌豆黄!——”,有曰:“菊花茶冰*!——”,有曰:“龙须糕!——”生意悄无声息地在南北两边换渡来去。一家是蜜豆刨冰,一家是芒果椰汁芋圆;一家是酸汤鱼,一家是酸辣粉。顺从来客的喜好,口味都改得不伦不类,辣里带甜,咸得泛麻,苦中伴鲜,因着调料廉价,各个罐子都抖一些。以至于传统中甜糯的青团,落入包裹龙虾肉的境地;桂花糕也要撒几颗细盐“提味”。


*在那个世界可以把菊花茶冻起来做成冰棍似的东西。在我们这儿并不建议这么做,喝冰茶易伤身体。

尝试写原创时的想法

虽然对话流写着痛快,但在表达一些重大事件上完全不足。更因为纸上所写与人物的“真在说话”的“语气”相差太远,极易写出一股傻傻愣愣的感觉。

这时很想抱怨一下拟声词还是太少。

还是欠历练啊,该轻快时难,不该轻快时又沉不下去,转折得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