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vea

Tshe veh,volrne echs Chon'hraans,schen qhor lescine
-----ventingen
Ruarri Joseph/Colter Wall。
何如博晓天下理,四方步逐先者识。

一个问题

占tag致歉。


重写一遍人物分析,产生了(可能是)错觉。

Aiden最少表现出的情感是“尊敬”……?

想问问大家眼中Aiden最少表现出的情感是什么。

[ExF]睡前故事

记梗,欢迎各位来讨论/使用。

改自胡诌给某个小家伙的睡前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个金发的小女孩。她生活在一个非常小的、人们不愿费心取名的小镇上。她的身边总是跟着一匹灰狼,也许不是狼:自从它出现后,她再没遇见什么厄运。这是她的狼告诉她的。

  在她的母亲正在生产时,它像幽魂一般走进黑暗的木屋——这本来就够糟糕了,她眨着眼睛想。理所当然的,她的母亲圆睁双目,瞪着这个威胁:她的丈夫在很久以前就离开了,她只能独个儿面对危机。她的手边什么都没有,腹部传来阵阵绞痛。

  也许她认为她要死了,灰狼说,当你的母亲看见我把前爪搭在她的面前,跃过她的身子,合齿一咬——非常响亮的一声。你开始啼哭,她将手伸向一旁,我把叼在嘴里的东西吞进肚中。

  “你把什么吃掉了?”女孩问。她从未听懂过。

  “我?我吃掉了某件坏事的征兆,我一直这么做的。”它回答。“所以她仍有力气打我;所以她没有打我。”

  她把手插进灰狼柔软的皮毛。它和她几乎一般高,又生得健壮,因此喜欢让她骑在它背上,他们结伴而行,去买一些牛角面包做早餐。途中,它总是连甩头颅,滑稽地鼓起嘴来,发出吞咽的声响。

  那是坏事吗?那是什么?她想。

  是垂滴着黑色眼泪的幽灵,灰狼答道,那是征兆。

  我看不到耶!

  那是好事。

-tbc


如箭离弦

准备做圣诞贺文。记录一小段。


他的脑中闪过影像:一双戴着粉色手套的手,左手食指点着配料表下滑,右手揉按着面团;金发女子。我的妹妹,艾登难得地微笑起来,两个小家伙绕着我们奔跑,沾满面粉的手掌印上我们的衣服。所有他们能够到的地方——妮基抱起莉娜时,她的脸被双面夹击了——铺上一层白色。孩子们咯咯笑着,有些吵闹,但我并不讨厌。


[ExF]Hear me.

如果你能听见,听着,我的朋友,仔细听着。

疼痛只不过是疼痛,正如所谓“给你带来快乐”的事件,其本质不过是事件本身。我们的看法来源于主观,而主观断论可以由我们控制。亦即你可以控制自己。听着挺帅的,但我不认为你具备变得绝对理智的能力。

顺便说一句,我有这个天赋。

在此我向你保证:疼痛不会使你意识到生之愉悦,但在疼痛过后,你也许会反思一会儿,事后的反思会让你想到生的快乐,也许吧,因为你记不起死之绝望的叩门声为何响起,于是你懊恼起来。

但疼痛依旧只是“疼痛”,不是别的,不是没完没了的追根溯源和主观价值附加。

可感的、冰冷的锐利能够在你的意识中停足一天,而在第二天,它开始变得模糊。当你重新拓开伤口——除非用同一样工具,在同一个方位,因同一个契机。一切都已不同!你不知道吗?你忘了吗?

你得到的是另一种疼痛,正如你产生的是另一种情感,介于连尖锐的实感都只能保留一天,飘渺的意识就更不必提了。即,你用于剖析自己的用具发生了微妙的改变,你却不以为意,把一切功劳归给疼痛呢!所以,为了你自己好,别想着“疼痛令我感到生之美好”,那让你仿佛一个幼稚的、不理智的白痴!

合上吧,谈话已结束。


[生贺]Helvetica

*意识投影/思维宫殿操作,Aiden出没。请不要把这个Aiden当成是Aiden——当成“一种欲望”比较好。文后会解释……一点。

*不打tag,不打tag,不打tag,婉拒揪住我要说法的人,指路上条。

*存在“路人”,第二人称。

* @夏九薇daisy 迟到的生日快乐!写了点奇怪的东西,虎头蛇尾的还请见谅orz

来年祝过得更好!




  酒在手边,你踏着高脚凳的横栏。昏暗的光投下大片阴影,透过碎冰,令杯中液体呈现澄透的琥珀色——那杯是义警点的,你不过要了一杯加了蛋清的混合果汁*。

  它和什么有相似之处?你的双眼,不过更亮一些。你想着,你拿起服务员留下的餐巾纸,打开,包裹住太过鲜艳的颜色,带着一点儿嫌恶的心情端起果汁杯。温和而带着挑逗意味的音乐,附近的对话和低语,亮粉的、满溢泡沫的鸡尾酒,连酒杯的形状都在暗示……你原本是来喝酒的,没兴趣享受这种儿戏一样的饮料。你郁闷极了。

  简直是鬼使神差地,你动动食指,点着的名单列就从“烈酒”变成了“鸡尾酒”的第一项*。而你旁边的幽魂一般的人物点了烈酒,好似在挑衅——但,话说回来,你也是接到他的暗示才改了主意。

  和他在一起就会使人惊慌失措。你就这么做错了事。

  你瞟到他的喉结的滑动,同时发出不小的饮酒声响。他也看着你,屈指扣住杯沿,手机提示音暂时打破了尴尬的气氛。至少不再是噜噜的声音。如果你一开始点了烈酒,哪会是这样。

  该死的吸管。还有周遭人群的视线与象征拍照的闪光。摄影功底想必不错。你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碰。

  头疼,你想道。

  

  相似的声音,你想道。

  你们的酒杯先后撞击桌面,微弱的震动从指尖传来。你看见放在一旁的柠檬片,听见整块的冰块撞击玻璃的清脆声响。伏特加,我原本想喝的,他怎么知道?因为他一直在喝,你想道。

  你从高脚凳上溜了下来。你原本的计划是多待一会,撑过整个夜晚——而你也忘了所为何事。街上净是行色匆匆的人们,偶尔有一声慨叹,是关于这座城市如何黑暗的。见鬼。街道灯火通明,发言者披着一身流光溢彩的装扮,好似一个虚伪的圣徒。他离那个身份还差得远,但自诩为照亮城市的良知的光。

  于是你又回来了。

 -

  你问了一个近乎无用的问题,试图撬开对方的话匣。也许那连问题都不算。你低声重复了那个被无数人念过的名字,所用的音调也是重蹈前人的覆辙。他没怎么理睬,只用食指弹了弹旁边的第三个空酒杯,随后才转过视线。威胁似的眼神。碧翠上盖了一层沉暗的膜。

  相视无言。你注意到他的眼窝深陷,大小滑稽的眼袋挂在那儿。他真不该喝了,这个想法跳入你的脑海,太玩命了,好比用酒精作燃料,点燃细柴似地拢成一堆的生命。顺便一提,他也确实瘦得像一堆堆拢的柴,支着有些宽大的衣物,呼吸时如同在拉风箱。你敏锐地觉察出异样。

  也许他病了。病了,淋雨太多,肺出了问题。并且需要喝酒,让流入喉管的灼热提示:性命尚存。然后释放出一些尖锐的玩意,让他显得如同一只会射刺的豪猪。

  毫不贴切的比喻。

  他不时瞥你一眼,有意无意地。我不害怕,你给自己鼓劲,只是被看了一眼而已。与其说害怕出什么事,不如说——我担心他会先行离开,病症发作或是怎么的。

  你产生了触碰他肩膀的念头,它像深海中鼓起的一个水泡,倏忽破裂,余留一串在光照下细碎地闪耀的碎片,它们变得更小,最终在洋流间消弭。

  第四杯。碰。

  你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气氛变得糟糕起来。他妈的压抑之极,充满攻击性,私法制裁者的手插在衣襟后方,内袋里就是手机和甩棍。甩棍?也许吧。枪支?在腰上。他闻起来有一股病症和血混合的味道,咸且苦涩。你想起他的眼球边缘——被红色丝线勾框住了,显得更可怖,像是借尸还魂的幽灵。他的视线定住了。他盯着你。他显然想做什么

  酒保玩着魔术把戏。干冰在碧蓝的酒液里嘶嘶作响,冒出一串烟雾,几个白泡突出重围,浮到一半,可怜地破散了。我要回家,你想,离开这个始终监视我的……变态人物。

  你原本是个少有的对他有好感的人,尽管不多。你为他拯救了许多人却未被公正对待而惋惜。但当你真正面对他——如同面对关系生死的威胁,你退缩了。心里传出尖叫。他在看我,看我,看我。他是危险、恐惧与震慑,一个沉默着的异于常人的……

  你咬着舌头了。他是义警,心中有一角播出提示音。你掐断了它。

  抵达家中。

  安全无恙了,你把钥匙扔到一边,瘫在沙发上。

  艾登 皮尔斯。条子们口中的“狡狐”,记者们口中的“私法制裁者”,道上人们口中的“婊子养的”,被拯救者们口中的“义警”。你见过了,亲眼看到,就坐在他身边,仔细观察了一番。他也许是一个病人,病在为这座城市付出了太多,损耗了睡觉时间、大量血肉和亲人间特有的温情。

  也许是个普通人,和你一样。不过更伟大一些。

  你钻进自己的房间,闷在里面,为自己叶公好龙式的好感发出讽刺。你的身体依旧战栗不已。本能的畏惧,你想,你无法接受那样的视线,因为你读不出任何东西。

  极端的平静。泛不起些微波澜的水面,带点儿润泽的亮点,提示道:它是的,独属于一个个体,一个见惯生死轮替者。

  为何要这么想?这些都是毫无意义的事。你用手臂挡住壁灯撒下的光,感知身躯的些许战栗。晚上决不要关灯了,你想。梦魇还是会纠缠过来,你无数次在噩梦来访时低语着醒转,瞪视一片漆黑。那些商家总是鼓吹捕梦网的功效,玩具商则声称布偶是孩子们的好伴。你很大了,过了那样的年纪,不相信那些鬼话,但你还是消费了。

  你抱着那个显大的熊仔,头靠向后方,发丝映上墙壁的白色。碰。相似的声音。

  你的颈喉暴露在安全的环境内,直到你意识到还有人在,这里就不再安全了,你的警觉度霎时提到顶峰,耳中充斥着蜂鸣声。不愿休止的警报。

  还有一个加害者

  天杀的那混球是怎么进来的!

  你向后快速地退了一段距离,保护好要害,并拿出了枕下压着的锐利刀锋,直指前方。你在做菜时用过刀,裁纸时用过刀,所以,你猜,你还算会用刀吧。

  脑中有一块该死的空缺,你不知如何指示刀刃。无助感来得突然,你觉得唯一的护身用具缩小、缩小,变成微不足道的小片,几乎能被你的手心完全盖住。你和它一块儿缩小,整个蜷在被子里,簌簌发抖。

  无人协助就无法防御。好似你荒度了十五年的岁月。啊,顺便一提,你才刚刚度过第十六岁的第一天——此时的恐惧更甚于见到私法制裁者的那刻,你知道混进房间的是另一个家伙,躲在角落中闷不出声,谨慎地观察着,伺机而动,想要一招制敌。

  要是能有甩棍……这玩意一向好用,我能拿它给天花板开个窟窿!就这么一把小玩意……!那个人想干什么?杀了我

  变化发生得更快。甩棍凭空出现,打中了那个模糊的影子。你张着嘴——两个陌生人在你家中,一个加害者,一个先前死死盯着你的家伙,你简直想不顾一切地挥刀,戳中任何东西也好:划开被面,棉絮就会弹出来。

  他又打了一下。甩棍的端头撞在那个人的——也许是鼻梁的位置,被击中者一声不吭,把什么东西往上捣,这场无声的战斗显得过于虚幻,你看着,在幻想出的嘈杂中弄掉了刀。会伤害你的人倒下了,留下一个也许会伤害你的人,你甚至无法听见他的呼吸。

  他的面罩拉下了,昏暗的光强调了面部硬朗的线条,毛衣盖住了半块面庞。微不可闻的叹息险些传入你耳中。比之那个难以捕捉的细响,你先听见骨骼相擦的喀啦声——他按住肩膀,手臂向后绕了绕,腕部露出一些,足够你看见异常。

  他的手腕上有伤口,几条。手背上也是。边缘晕开一点儿淡粉,中央有两个小小的长方形,也许在渗血,棕褐在白色毛衣上会很显眼。他的衣服破了,脸上挂彩,翠绿的双眼中映出灯光的橘黄。他蹭掉了拉过面颊的血痕,两处血液混在一起,透亮的正红。

  骇客才不会这么对自己的手。

  哦,糟糕啦。你自嘲,他不是一个活人,也不是一个个体,尽管他的眼睛还挺灵动的。应该把他叫做“求生欲”。你明白他先前怎么那么凶狠地威胁你了。你在意识里把自己狠狠地剐了几道,从记忆宫殿的一处走到另一处,但还是想动手。熬夜,酗酒,托他的福,都没发生。

  该死的病症。你的求生欲代为受罪了。眼下他在你面前,没有邀功领赏的意思,而是挑着眉毛,向你走来。

 “所以……”

  他,或说是你——你的意识的投影,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他的手盖在你的头顶。

  嗨。他的手明明是带有温度的,他应该是个——真可惜,只是一段虚拟的记忆。

  你没有去过酒吧。是有人在撞门。你一直待在这个房间里。你一直听到碰碰的声音,从酒杯落下到头靠墙壁,那声音使你战栗不已,你颤颤巍巍地放下刀。再过一会,他们去找钥匙、开门、搜遍房间上下,为什么不得了的收获而惊叫,那可再糟糕不过。

  和在一起就会使人惊慌失措,渐而平静下来,心平气定。你就这么依顺他的指令了。

  心不在焉,魂不守舍。柔软的被子盖住了下巴,你踢开它,从一个蜷缩的椭球形变回直立行走的人形。你打开门。你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他们撞了多久。

  “我刚刚在看电影,戴着耳机,没有听到。”你走上前,给予他们一个短暂的拥抱。鬼扯的理由应付鬼扯般的状况,把沉入深海的意识从深海里拉回来。“抱歉了。现在我好好地站在这里,就别担心啦。下次也别撞门了,好吗?”

  总有个人在你们之前叫醒我。也许是幸运,也许吧。


“英雄最常做什么?”

“拯救他人。”



*以个人经历为准,该项为“猫爪”,不含酒精,呈淡粉色,表层有白沫。上文所提“蛋清”来自调配猫爪的调料。


写酒的时候:


哈哈哈哈去过酒吧真是太好了。

记。

偏偏是在你眼不能视、心不能及的时候!遇见这种事情!哦,我的朋友,喝下这杯橙汁,我们还有曲奇、热可可和棉花糖。你会毫发无损地度过难关的,只要我们在你身边。


万圣节快乐,诸君!

要……要给圈内喜欢的太太写情书了吗∑(゚Д゚)

阿語

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玩!!
截止到我周五回家的晚上嗯。

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请点进右边这个链接!点上小红心和小蓝手!【这里!


我这个人很直白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就是被你们 @风苟 太太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