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一人之下的管任/岚管岚友情向很感兴趣。
何时能有同好……
黑管儿真有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水红花令》中关于黑管儿的私设。都是我一人写出来的,请不要使用

大部分考察了史实,相当于在当年的事件里把他捅进去了(*提干因找不出具体资料而以目前的时间为准)

希望不被屏蔽……

感想,查资料太苦了,真的,太苦了,一个人冷冷清清,都不能和别人吹吹原作里的管儿……

我对衔制还不能有个确切了解,我只知道那五年的大事记……

小科普

对于下山的佛门子弟,仍要遵守五戒十善(*详参百科)。

五戒十善中,肖自在只犯了五戒与十善共有的“不杀生”,余者皆遵守,“不绮语(花言巧语以使人受骗,轻浮无礼)”同样是遵守的,他对碧游村众的劝说都是实话。

“不嗔恚”,或许在他和玩儿铁球(疑似黄涛)的人对战时能看出。

恰巧见到一位太太查了和玉也相关的资料,跟着查了一下这句话的出典:

“何劳妙手图吾像。但要君心合我心。指挥五雷传号令。妖邪鬼魅化微尘。
我今启请望来临。大赐雷威加拥护。”
https://tieba.baidu.com/p/5231165416?red_tag=0818799453
或许是启请王灵官王善的启请咒吧!这条帖子的“【灵官启请咒】”下的那条“【急启请咒】”就是。

百科说是“马灵祖”所言,可我才疏学浅,马灵祖此人,实在是未听闻过。再查“马灵官(马元帅)”,又和此话不搭边,作罢。

368话实证“先天与后天手段一起掌握只是极难……但并非不可能!”

可见高钰珊(高二壮)绝非等闲之辈,虽说伍柳派功法与她相性相合,但年纪轻轻便修炼到“(长时间)出阳神”的地步,确实令人敬佩。

牵带着让我想了想管儿。截至目前,看到的都是他用硬功,唯独一次,在282话中,单把炁捶出去就打断了一人的骨头,而这也算不上有什么花头。

由此推测,大概率他是先天异人?能力不明,或许是炁很强吧……

弹幕中曾有人提到管儿是练聚气的,但气功中的聚气和使气强到如此地步,并无关系。

98革新制度前,服冫役需满四年,陆海空皆然,即18入伍至少需22才能出来。加上“出了几十年任务”的限定,他的年龄当真有42往上走……

脑了一下年轻时候的管哥。

人体很可能有问题……

p1右手是搭着东西的,但没画出来。



没写完的私设

请勿擅用!我还在搜查资料……

(请采用谐音读法)


80年代是12月入5,冬季征冫。2013年后才修改为7、8月征冫(即夏季征冫)。巧得很,如果管儿在87年高考完直接入5,真的可行。


附资料:

高考完后可入5吗?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811894697789448292.html

87至91,共四年:

可百科“新浑(去左边旁)衔制”。此外: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1883785868293541508.html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259038415.html

冫役的时长: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13709770412836363&wfr=spider&for=pc

一点科普。

记《五觉》

随意写几笔,都是瞎诌。

细节埋得太碎了,对读者一向不友好……若您读完后,有意再倒回去看看上一篇《兽有五觉》,真是多谢您海涵了。

万望还能读出些东西。


    五觉一称,独属于人。“兽有五觉”一说实有不当,而不当处难被察觉,此为一;与鸡不谈“脚力”,因鸡实是一介小物,不入“大人”法眼,此为二;饲米为品,人走、鸡飞同为听,雨味为嗅,水凉为触。以上所有为视,至此五觉齐备,是为三。

    兽尚有所喜,有知觉,五脏六腑虽小,仍有一颗心在搏动。然为人者,若不比兽,则当何名?

截图分别来自292、294、285。

又是心细如丝又是心大如海,直接判断八奇技的特殊,又在知道对方多强的前提下直接招呼所有人上手……

管儿啊,长点儿心吧……

末一张是安排任务时的表情,他那时看来也蛮头疼的。

形成了莫名的对比……

管儿也是把一个人扔了出去,球儿还扔了两个人,怎的一个背后一群追着,一个背后没人敢动呢(尤其管儿后面是有人提着攻击性法器的)


对了,管儿的眼睛是灰褐、黑色还是淡蓝?总之都挺好看的。

应该是灰褐吧,几次暴怒时都是这色儿。

兽有五觉

一段简析,阅前或阅后看都可:

http://junino610.lofter.com/post/1dc65fd8_12b9da30d


欢儿!你手上拿着什么?

一把白米!

拿米去做什么啊!

去大伯家喂鸡——

鸡不能吃白米!

那它喜欢什么啊?

小……小米就行!你走过去它就飞了!

我轻点儿走就可以了!

别呀!要是鸡扑腾起来,这么漂亮的衣服要弄脏了!

哥哥,没事!洗一遍就好了!

现在雨多,水涨起来了!不要去河边!

……


天时转凉,吕欢穿得薄,在教书师傅面前打了个喷嚏,忙不迭被他嚷着:“小孩子不多穿,这可好,病了!”推进里屋。鸡煲成了一道汤。来日她再去喂,又是另一群鸡,可偏偏见不着她喜欢的那只翎子极长的野鸡了。

想来是它混吃混喝,相貌很不同于家鸡,又生性不羁,不肯做配种的奴仆,脚力虽是鸡中翘楚,到底给人提着脖子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