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欧相欧/同期组/传承组/相爆很感兴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记梗。相泽消太的日记:

“八月二十四日 神野之战 一周后

「和平的象征」已无家可归。”

欧相,第一人称视角。失败的告白。

是爽文,在OOC的深渊起舞,点进来前请千万三思再三思

是爽文,再次强调,而且还没习惯这样的风格,特意不打tag

OOC预警。OOC预警,重度OOC预警


“谢谢。”
相泽君的家一如既往的空旷。即便在盛夏,唯一的清凉也只来自穿堂而过的风,不依仗空调或风扇。脚下即便踏着拖鞋,依旧能感到一丝微温。
——对一个即将发生的拥抱而言,相当不和善的环境。
“要谈的不是敌袭,学生们也很好。请放心,请放心。……是私人事务。一点。”
……怎样开口为好呢。欠缺了太多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一份卑微的宣言。——比起那些要事,实在无法相提并论。
“是……”
会被拒绝吧,我想着。但要鼓起勇气说啊。
我张开五指,分开那些柔软的黑发,托在他的颈后,将他牵引至我的怀中。略略躬身,贴向他的耳畔,我竭力以平常的声音说道:
“很……欣赏你。”
——寡淡且平静的,晕开了些许焦躁的言语,像是水波一样缓缓在空气中荡开。
回应是小猫一样的疑惑的咕哝。透过胸前轻薄的衣料,传来双眼的眨动,隐隐约约弄得有点痒。
“说‘喜欢你胜利的英姿',是十分孩子气的做法,所以,我不说了。”
平复呼吸后一时找不到接续的话,只得听着心跳愈发快地“咚咚”响着。
“你是值得被尊敬的,真正的英雄。”
“虽然初见时觉得和你合不来……”
……这说法好差劲。
“不过,现在多有改观。”
——太轻浮了
“相泽君在各方面都很有能力。不论教学、英雄事务、日常起居,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即便伤得很重,第二天也还是出席了‘不很重要’的「体育祭说明」;营救Eri那时也是,撑着行动不便的身体去探望大家了。非常了不起。”
“很喜欢猫吧,相泽君。——原本把一只和我玩得很好的黑猫带来了,但一看到你就蹭地跑了。白费一番功夫……はは。”
……越来越尴尬了,只能拿笑声捱过去。
我真正想说的……还是说不出口,果然。
“?”相泽君抬起头,下巴戳着我的锁骨。
被他凝视时连呼吸都吓得停了半刻,紧接着便慌乱得语无伦次了。
“夏天把头发挽起来会凉快一些,我有橡皮筋,给你、啊啊还有,天热了眼睛很容易不舒服吧,你最近似乎很忙不能去医院,我带了眼药水……”
……笨嘴拙舌的我
真是太糟糕了
还要多久才能说出“我爱你”呢,八木俊典。对你面前的这个人。

设想了欧鲁麦特初来雄英时的备课场面。表达得不太好,日后重修。

我对这梗很中意。

MHA CD5 DRAMA细节考 草稿 日后补足

CD5细节考

“一杯特大生啤,一杯金汤力,嫩煎蛋卷,酱黄瓜,烤串拼盘和刺身拼盘各两人份,然后炸鸡块,土豆沙拉,烤扇贝烤文蛤各两份,再来一份米饭。”

是否做东

酒度数(金汤力度数30及以上,一般一杯容量在100-300ml及以上,酒量较好?)

“嫩”煎蛋卷(一般形容为“蓬松柔软”)

煎蛋卷是西餐。

东西方代表小菜(非重点)

这是一家西餐厅性质的居酒屋(并非固守传统?)

夜间聚会

双份菜品

烤串拼盘和刺身拼盘,量一般是2人左右分享的菜,却特意点了两份;文蛤一碟以是10个起步,扇贝可以单点。按文蛤的量,也是两人一起分享为好,又点了两份。不可能是嫌公用公筷麻烦(餐会时使用公筷是基本礼节)

租借西服,家中使用收纳箱

(立牌中西服不合身,正常条件下裤边不逾脚面)

相泽是咸党(*喜饮酒派),而非甜党(*喜饮茶派)?

以下文字摘自《日料的故事》:“早餐一般不饮酒,午餐时也很少饮用酒精类饮料。但是,晚餐时经常饮用清酒和啤酒的人数在增加。在这种情况下,边饮酒边吃饭被视为怪事,一旦开始吃饭就不再拿酒杯。……吃完饭,以喝茶标志进餐的结束。” 另,不会同时摄取两种米制品,因而酒与饭、酒与年糕不同时吃。

对酒量有自信,自制力强

是否认为酒桌上比饭局上更易开口谈话(自由)

B和情商、财商的关联

对真相的“耿直”,对是否前往现场援助的态度

对自身能力的自知

保质不保量的开除方式。设想:确知学生毕业后即上战场,因而带出的(只承认)是有战斗意向与足够的协调能力的精英?

洞察力:了解社会上英雄泛滥会带来恶果

对正邪制约并无兴趣,或倾向邪压正?

教学能力及对职英/教师身份的优秀平衡

战斗服的衣袖磨边

战斗服式样极尽简洁,实用性至上

相泽消太,改卷中。

桌上那杯热茶是欧尔麦特的杰作。特意放在握着很舒服的粗陶瓷杯里。

以为能凉得很快,但现在还冒着热气。试卷改完后可能会喝。

——麦克提出的“下午茶”计划,一如既往地被教师组报以“忽略”。

——欧尔麦特优秀的做蛋糕技术并未派上用场。

上次他带来的巧克力还是剩了一些。出于尊重,最好是别麻烦他了。

改卷时被麦克指出批错了一个。为此将不及格的试卷改作60分。

还在统计学生的错处和扣分点。

“把他们拉出来补课”——错在不应该处的也太多了。难题反而答得不错。

真是不合理的好高骛远啊。

约谈的人已定好了。明日午间和夜间分批见面。

抽屉用得太久,不可避免地有些歪歪扭扭的不好推。椅腿由于是铁的,也略微生锈了。塑胶做的套壳掉了一个,现在拿纸团成一团对付着。

——再不改进,又要为此写一份检讨了。


铅笔稿画完后用medibang和piclr做了调整。

p2还是同一张图,加了滤镜。

我实在不擅长日风,只能把脑洞打出来。取梗请随意,若有人愿写,感激不尽……

常在圈内看到“使人'极恶'的一面暴露的个性”作用于重要角色。突发奇想:若是相泽消太中了类似的“个性”,但:

1.保留原有的战斗习惯及经验,无需“个性”的持有者另加控制;

2.下死手,罔顾身体任一部位(眼、手臂、腿脚)的损伤;

此处“敌人”特指他原先竭力保护的学生们。

3.能一打二十。

具体方法示例:

挟持一名人质作为挡箭牌。譬如上鸣、峰田;压制其他学生的攻击,并将部分威胁度较高的学生束缚(或暂时窒息、使之暂时失去活动能力)。

我真的很想看一场酣畅淋漓的打斗。


在热圈待极点的毅力

无人使用此tag,先行占位。

伊利亚 卡姆斯基,耶利哥计划的发起人之一,模拟生命的创造者。世上第一台通过图灵测试的仿生人的发明者,其时仅19岁。所持股份较少,因而被董事会的一份决议踢出了公司。此后潜心改制ST200克洛伊。其影响力历经十年未衰。

汉克 安德森,警督,跨部门红冰缉毒小组的领袖,多次被总统授勋。曾是一名风云人物,妻离子丧后终至于没落。酗酒,不时尝试俄罗斯轮盘赌,旧时的勇气消磨殆尽,影响力日益走低,堪与“狮子落魄被狗欺”的谚语相匹。直到康纳现世……

游戏中有些小细节指向了卡姆斯基/汉克很可能相识,譬如汉克桌上的日本枫树与日本茶梅盆栽。与汉克相熟的人中并无亚裔、对日本文化颇有兴趣的警员,而缉毒组警员绝无收下匿名包裹的可能。则可推定,以环境极度恶化为前提,又以汉克未将枯萎的盆栽丢弃,这盆栽很可能来自对日本文化(生死哲学)稍有了解的卡姆斯基。

这二位不适合走搭档向,更不适合走爱情或亲情向,但他们可以发生正剧向的互动。譬如汉克收缴的1吨红冰,若之后有证明红冰“危害性”的案件,则卡汉二位可以见一面,也可以一种微妙的方式相助,以一种极细微的擦“相依”这定义的方式合作。

各位,来吃一口邪教吗?


垚/泓/薮

垚篇。草成未就,日后修改。

垚者,即为山高。泓者,即为深水。薮者,即为走兽聚集。

      酒肆也是个日出则作,日落则息的主儿,除非日头爷给乌云请下去了,向来是红纸糊的灯不点一盏,不悬一帜,单是将四扇玻璃擦得透亮,匾额一翻:开业;再一翻,是为休憩。
      店主陈抹云,来此三十二年。本业是木匠,因而不殆地伐木做工,小者如鸡啄米、九连环,大者如八仙桌、六斗柜,不一而足。各部以榫卯相接,小件的附一个竹丝套,做工细的赠予知己把玩,余下些角料、拼板,凑成几副桌椅,塞进酒肆的厅堂。因着他随手送礼,流落在邻坊的物件,十道街内,家家尽存;再远便不好说了。有把这礼物抵了嫁妆,有把它作为柴墩;或是在摊上低价贩售,或是掰断、削作算命签子、充实炉膛,不一而足。
      酒肆的后院,几株桃树临风秀立。此地降水丰足,抹云兄便不多管,任它们横逸出许多枝杈,需要时折一枝,在家具上作一方修补,倒也方便——正是看中桃枝结实,桃子好吃,桃木辟邪,慕它占尽好处,便要用它用得完全。
      因树根盘曲,其间中空,冬酿时掘地翻土,在根下藏几坛酒,很是合适。待小半年后来收,酒的成色总比别家酿的好上几等。色如琥珀,其味醇酽,隔水温片刻,略有药香飘出;呷一口,却无一丝苦气。盛在瓷壶里奉上,更是比铁壶里倒出的酒好喝许多。又因酒滤得仔细,因而干净:
      瓷碗里的黄酒,时常有几星碎渣沉在碗底,说是对人有益无害,可不过是做个借口,给懒病开脱。酒不争卖相,那便比口味;可那以水冲兑的酒的颜色,和抹云兄的酒一比,品也不必品一口,高下立判。
      这酒比他的手艺更出名。有道是十来味中药入酒浆,酿七七四九年,方子从天祖辈儿传到他手上,不定是当年做贡品的御方呢!
      ——每一听见这谣言,觉出股变相的咒他老的意味,骂得他耐不住,他总是一翻白眼:“您做人哪!”
      这小地方,乡老们时常拿陈抹云的酒充作保健品。想到自己的眼界是这样高,相中这百里挑一的珍品,不由感到通体舒畅,对城里那什么劳什子鸿什么药酒,也是拿下巴颏儿瞧啦。

-

      陈环道其人,所作所为总不符年龄,因而名震乡间。六岁常驾一条竹“马”去酒肆,陈抹云给他一碟二两的酒,再给竹马系朵花儿,才打发他回去;

又经三年,陈环道除依时价付钱,还会带几条鱼来抵了赊欠。可这份礼,也不是白送,实是要陈抹云请他吃:鱼煸好了,他拿扁头竹筷戳下鱼头,握在手里就跑。

“手脏么!”——凌空飞一道木匠的问候,追着他。

“不脏!”——拿回去向桌上一摊,就是下酒菜了。

又经三年,十二的小孩儿会多沽些酒了。混小子不时秀一秀肌肉,炫耀自个儿长了几斤几两。偶或带几颗奶糖,念着“发达发达”塞给陈抹云,还带过老头乐来。

其实这些零碎玩意儿,比陈抹云的手艺还没用,糖甜得齁嗓子,挠背的——老头儿老太大多是皮包骨,用起来实在硌人,转手也转不出。木匠的眼珠骨碌了一圈儿,瞄见财神爷面前架着的几炷香,遂委老头乐以重任:支线香。

——只是不知陈环道是如何“阔绰”了,许是家里人奋进了吧。陈抹云好奇,却从不开口问,这孩子也不说。

陈环道不仅带稀奇又没用的玩意儿,也带鱼来。有时手提一串鱼干,傲然昂首,踱步入店内,听着旁人嗤一声“摆架子”,倒还和和气气地忽视那碎言碎语,当是老鼠吱了一声儿。陈抹云依着店主的身份,“哎”地呵责一句,吊着眉毛,眼睛略睁大些,睨着话太多的——心情好,便只是瞪着,顺手接过环道带的鱼,揉揉那一头乱发;心情不好,立时投一句“出去!”,跟着便是扫帚扫来,不待人仓皇出逃,就打在脚前。

人嘛,在这小地方,多多少少受过陈抹云的恩惠。这老先生,又是一号人物,嘴碎的本就理亏,自然不便多说,赔着不是、挂着笑脸、猫腰而趋。

又经三年,陈环道家进一步没落了,家中无物可卖,就把这唯一的儿子踢出门,赶他去拜师学艺,做工挣钱。时年五十的陈抹云收不起徒,眼睁睁看着十五的孩子被提走了。

——提,一是狱卒提人的提,二是手卡着小孩儿的后颈,真将他半提着挟走了。

抹云想和环道的父亲说,却想起自己是十四岁开始学艺,一时话梗在喉头,自个儿将自个儿驳倒了。

他于是想到学工的苦闷,想起许多被雕坏的树枝。

……

又让人记挂起石虎鱼来。寸把长的一条,在石缝里窜得极快,没些手段、没点体力,是很难捉的。往常只有陈环道给陈抹云带,小孩儿一走……唉!少了道招牌。

——除了招牌,还少了很多,却不必提出来说。

-

陈抹云其人,年过不惑,心性依然易变。譬如曾经不要子嗣,不愿结婚,才持守着财资,自由地择取享乐所需的内容。现下却又想收养子,且只想收一个。那唯一想收的,虽是父亲还在世,却好似有个假父亲。

——可怜了。陈抹云边想着,边大不敬地思考起那父亲死后的事宜,思考起自己日渐丢了的手艺。不知陈环道去了哪儿,也不知他过得如何。年轻人,闯练去了。离了家……离了多少东西呢?一条清溪,几座山,风过时卷起的水纹。如此罢了。

也许是去找富贵的法子……总归不会久的。想他当年,只花了二十多……

也许再过些年岁,陈抹云便真会等到环道的父死的那刻。他先是愧疚,后是气恼。气恼着,将一个棺材做好,收敛尸体,掩埋进青山深处。人活着时有的那几亩水田,也许放任它龟裂,也许送予他人,也许收归入酒肆门下,当是开一家分店。若陈环道仍不回,陈抹云也只能摆弄起旧时的手艺,偶尔落寞地眺着茫茫夜色,心中干涩的声音,数着时日无多,岁月如梭。

这终归是恼人的,可也不过如此。一日如一日地过,一如往日地过,如此罢了。等,或许是要等;何时能放下?也许是今日,酒温好一壶,忽地开窍,不再记挂了;也许当游子成人、成家,偶尔想起故地,两人的心意在此时交汇,轻触一下,两人各自大叹,都放下了。

-

姓名中稍藏了些内容。

尘寰有道,行道其中,道者,由人陈之。

秣马厉兵,尽如浮云,一点锋芒,陈之于心。

列友急缺一份议论,遂草拟一篇,以供娱乐或参考。

一位朋友提出了很精妙的分类:以“不是好人”或“不是坏人”代“好人/坏人”这一奋法。在此采用,并对ta表示由衷的感谢。

家庭生活:

Jacks的生日。Nicky与Aiden当着Jacks的面争吵,没有时间或没有意识到应避嫌。此时Nicky意识到她受到生命威胁,而Aiden出于尊重,未窃听Nicky的电话,因而未辨出Damien的声音,也未将亲人立刻转移。

Jacks对Aiden无疑是有好感的。但Aiden常年不着家,因而Jacks并非像信任母亲那样信任Aiden。从时间线上推断,Lena死后,Aiden极大概率错过了圣诞节与Nicky的生日:虽是迫于形势,但长久不联络家人,数月不报平安,确实不像常人的做法。

由Nicky对Aiden的“反抗”中能推断,曾有人骚扰Nicky,而那些人都被Aiden以Nicky不认同的方式“处理”了。Nicky对Aiden身处帮派一事显然能猜个七七八八,但她或许不认可Aiden会重操旧业。需注意,Nicky的主职供她付房租或许不足。从房屋的破旧程度(墙皮脱落,地面状况,大半镂空而未装玻璃的门)来看,或许是新迁入不久。

即便曾有积蓄,在付Jacks的医疗费、房租之外,仍需Aiden来补贴一些。若是Nicky不愿拿Aiden的“黑钱”,Aiden或许需要一个可供寄付的假身份,且那职业是他足够了解的。就Nicky的话推测,她对他的了解或许还停在“近身……暴力处理,身上有伤口,很可能是又做老本行了”。

Aiden总将自己裹得如此严实(主线剧情发生在10-11月之间,Nicky将袖子半撩起,Jacks所穿亦不算厚,而Aiden是毛衣套皮衣),会否是出于:对Nicky看见身上疤痕的戒备?(不覆指尖是为操作便利,以免触屏延误、开枪不便等情况发生)

(有一种特殊可能:若脊柱神经受损,可能造成特别怕冷的状况。但Aiden行动灵活,此为妄言。)

若是临时拒绝Aiden的“一点小资助”,Nicky与Jacks过一段入不敷出的日子也未尝不可能。她会否想到“为了Jacks……唉,这一次是最后一次将就”?

Nicky先前(极大概率)有正式工作。与她结婚的不可能是看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Aiden的“富有”,不太可能是单看重Nicky的相貌。了解他人操持家事的能力,首先要有一个“家”。彼时已成年的二人显然已与母亲分居,(若母亲仍在世),不论是赡养,日用,都需要钱;此外,由于Lena与Jacks的年岁之差,若Nicky不曾再嫁,则与丈夫生活美满,且这位丈夫得到了Aiden的认可,Aiden愿暂时退居后位。

Aiden面对家人时很不会撒谎。在猫头鹰旅馆的房间中,有一台电脑上分有四格监控视频,很像是车库、屋内客厅与另一个屋内、一个屋外的监控视频。Aiden的控制欲很强,此点毋庸置疑;但最神奇处在于这些摄像头都未被卸下。在Nicky的婚期,Aiden只有一次摄像头被发现,并作自辩以撇清自己的机会;又根据Nicky与她的丈夫显然会打扫婚房,能推出Aiden(很)不可能对他们的房子动手脚,由此再推论Nicky在Lena死去(或重婚)后换了住处,Aiden证明了他有“以正当方式照顾好”Nicky和Jacks的能力,并和Nicky在照顾Jacks上达成一致,说服Nicky在家多陪陪Jacks,同时要防范外人。Nicky对Aiden干预家事(详见Aiden曾屡次干预“对Nicky图谋不轨的人的动作”,却引发Nicky与他在Jacks面前争吵)固然不满,但也无可奈何。此时或许是Aiden对家人最为“关切备至(亦是控制力达到顶峰)”的时刻。

此外,若Aiden曾在Nicky的婚期装摄像头,一是不能装太多,观察得不够充分;二是若被发现,很可能会被赶出Nicky的生活,无法过问她近况如何,或许连她的孩子也不能接近。因而Aiden行动会倍加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