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一人之下的管任/岚管岚友情向很感兴趣。
何时能有同好……
黑管儿真有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禁止转载】【个人记录】

#看门狗

#人物分析/剧情频段纪录1

#下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欢迎讨论交流


Merlaut Hotel事件相关:

A:好,我在梅洛特大厦了。

D:很好,艾登,我们开始行动吧!


或许是我的错觉,说完“我在梅洛特大厦了”后,艾登有一个抿唇动作(看了两遍,大概能确认)。或许是表明艾登有“不情不愿”的情绪。

从句末标点的表示,及说话的语气,可以看出戴米安对此次入侵明显比艾登更兴奋。

谈及这个,在可被追踪的设备上直呼队友的名字,戴米安或许也算鲁莽了。

艾登的手机上此时显示的是“noreversessh”(信号满格,05:12PM)。

关于Reverse SSH Tunneling:此操作可用于访问内网。点按屏幕后,变为“Starting Revrse SSH Tunneling”,这只是一次骇入,或许不必加以赘述。

(随后是对ctOS能力的简单展示。)


(转入Core Router。)

D:看到没,这云端伺服器里充满了秘密与谎言。我已经把这些东西全抓下来了。

D:现在都是我的囊中之物。

A:是我们的囊中之物吧,专心点。


(应为戴米安的安全屋。戴米安似乎在同时操作至少三台电脑,单方面推测,应为并行机(1)。至于屏幕左下角可见的三条黄色便条贴,屏幕右侧写了字的便条贴,无法确知内容。戴米安面前共有三支笔,其中一只笔盖打开。无法确认是否刚写下了什么文字,或只是单纯没有盖上呢。)

戴米安刚说完“Mine”,艾登立刻接上了“It's ours”,态度相对较为强硬,并表明了自己也是此次骇入的一员。

相较此时逐渐变得兴奋(不太确认)的戴米安,艾登显然更为冷静。个人判断,艾登此时依然压着声音,但没有做出用手遮口、拉起面罩一类的“危险动作”。不过一直半低着头,让棒球帽遮掉半张脸。

说到这个,以艾登的一身装扮,在人群中行走或许蛮招瞩目。依然可能是我的错觉,在艾登说“Stay focused”时,位于他的后方、侧对他的一名穿西装的男子似乎向他转过来了。(面貌模糊,无法确认。)


A:这套安全系统很麻烦。现在进度如何?

D:30秒内10万美元,天佑这些富人与名人!


就在艾登转身、抬头、向后退步的时候,摄像头转向他了,很可能是表明已经有监视者警觉。

戴米安的重点似乎全部搁在“30秒内10万美元”上了。若是他的警觉程度更高,注意到艾登已被摄像头捕捉并非难事。但“十万美元”对他来说并不足够。

另,芝加哥地图上并无“梅洛特酒店”,也很难推知它的具体地点。游戏中借戴米安的话大致描述了其中的住客群体多为怎样的人。


D:我们是现代魔法师,轻轻松松就把银行的钱给变不见了。


说到“Bank Accounts”时,戴米安的音调明显吊高,声音响度增加,但在句末很快收住。


(未知人士)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A:那是什么声音?

(骇入一台电脑时,一闪而过的视频频段,可以看到两张左右加过马赛克的女孩图片。那部电脑肯定是特殊的,尽管戴米安说“我已经把那些谎言和秘密全抓下来了”,他显然没有时间细察,也不感兴趣。)

(出现了红色的“warning:Unknown device detected”标示。)

D:喂……有其他人混进来了,我们来看看是谁。

A:别节外生枝了,戴米安,快把事情搞定好闪人了。

D:有点冒险精神啊,老弟!相信你师傅我。有东西触发警报了。

D:我们来看看那是什么东西。


骇入进程突然遭到打断,首先给出反应的是艾登,而非坐在电脑前、对一切资讯都最为接近的戴米安。戴米安对艾登的询问也算是给出了回复,指明有骇入者,说明戴米安也并非一心扑在要拿钱上。

“Let's not”,停顿,“stick to the plan”,艾登在这句语气近于警告的话中三度在词上加重音(Let's、not、plan),而应用的又是“let's”,将自己和戴米安算作一个行动整体,但第一次冲突就被戴米安的“有点冒险精神”轻易略过了。

直到这时,艾登才叫出了戴米安的名字,上文已提及,戴米安在最开始就直呼艾登的名字。可以表现出艾登更为谨慎吗?

到“相信你师傅我”为止,戴米安的语气相对都是“轻松、不当回事、认为这不成麻烦”,“有东西触发警报了”,则突然把声音向下压了一些,到“我们来看看那是什么东西(Let's find it)”,声音彻底压成近于“悄悄话”的音量。

说到“有东西触发警报了”,戴米安才将界面短暂地切开,观察可能的骇入者是谁。



A:糟了(Shit),他们正在扫描系统。

D:我就快到了……

A:我正在关闭系统。

D:什么东西都别碰!

D:那是什么鬼东西(What the hell)!

A:我们得放弃了!

D:还不行!快帮我一把。

A:戴米安……一切都完了,我要离线了。

D:艾登!


最先注意到情况有异的依然是艾登。

说到“我就快到了”时,戴米安的电脑屏幕右下角,数字依然在以可观的速度滚动。

至“我正在关闭系统”,艾登已经不再压着声音,快步向酒店出口走去。

在说“什么东西都别碰!(Don't touch a thing)”时,戴米安的皱眉动作很明显。显然对艾登想要撤离的想法非常不满。

从此处能够看出,艾登类于“见足则收”,而不像戴米安所表现出的,“直到最后一刻才撤离(“有冒险精神”)”。

“我们得放弃了”一言,由于艾登不再收住声音、警告的意味很明显,手中手机被门口的黑人保安注意到,保安掐通了报警,而艾登并没有看见。或许是因为艾登此时实在心急火燎,想要立刻撤退,才未转身察看周围状况。此外,若是转身,更可能被更多人看见面貌。(就艾登原先的站位、朝向、行走速度,个人判断保安已看全艾登的外貌。)

戴米安对艾登表现出的更像“利用”,而非视艾登为“应考虑其安危的队友”。从上一段文字,一直到此,艾登不断对戴米安给出警告,戴米安却抵死不采用任何一条,只想着再多拿些钱。恐怕百万级的数字对他也不算什么。毕竟做这一票并不容易,他想多榨一些。

艾登先前说明的“他们在扫描系统”,已经言明他们很可能被揪出,还要再得钱财,所冒风险极大。戴米安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下还不想着放弃,很可能为此次骇入准备了很久。

艾登开始快步疾跑时,至少引来了背后三个人的视线。一路上又推开好几人,最终身份会为幸运奎恩确知也是在铺垫中了。


L:莫里斯。

M:是。

L:交给你了,我们已经知道那天在梅洛特酒店的骇客是谁了。

L:艾登皮尔斯是你的了,干掉他。(Pick him out)

L:就算波及他的家人也没关系,那家伙的骇客生涯结束了。

M:他的家人?

L:有问题吗?

M:没有,我会好好料理他们,保证让这家伙人间蒸发。


奎恩的声音加过处理,较难听出语气,不过语调一直很平。隐约能让人感觉出奎恩常下达这种命令。另,“我们”的原文是“我们的合作者之一”,也表明奎恩的权势覆盖范围很广。

“If you need to”则是用较不在乎的语气下令,表明对艾登的家人都可下手,而莫里斯的疑问则像是有些意外(如一条视频弹幕的概括,“祸不及家人”,莫里斯很可能在接这类任务方面不是老手:对老手并不会有“他的家人?”一类的疑问)。奎恩迅速反问“有问题吗?”

莫里斯的话为“……em good”,的确是料理“他们”,接在奎恩的话刚说完不久,以此表明态度,也免奎恩起疑。


(随后是莫里斯枪击车胎,导致莉娜身亡。时间切转至11个月后。)


球场:(是否为瑞格利球场?)

M:你一定要相信我……

A:谁下的命令?

M:拜托,我说过了……我不知道!

A:你不知道……

(随后播放录音,内容即为原先莫里斯与奎恩的对话。)


开场即是莫里斯被扔在地上,以肘支地爬行。莫里斯的“你一定要相信我”这句话顿在“that”上,说明必定有后文,但艾登完全没有要听的心情。尽管面无表情,对莫里斯的仇恨依然能明显表现出来。

莫里斯转身时,能看出他的左眼眶边挂血(至少三道血液流淌的痕迹),鼻梁与口边都有血液。说话时的颤音与数量不少的停顿可表现出莫里斯对眼前的人究竟有多惧怕。仅是艾登掏手机的动作都让莫里斯挥着左手、向后挪了好一段距离。

至“你不知道……”一言,可以看见艾登的右手上有血,血液量几乎覆盖了整个手背。

艾登(左手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右手点按手机旁侧)开始播放录音,头稍向右偏,依然并无明显表情,右手握拳。左手伸至距莫里斯的面部很近的位置,全程艾登都未下蹲,或许是游戏制作者想表达一种“压迫”的感觉。

至“没有”,莫里斯露出一个维持时间很短、相当苦涩的笑,至“我会好好料理他们,保证让这家伙人间蒸发”,莫里斯向另一方向偏头、垂头,伴随轻微的摇头动作,又快速将视线甩到艾登的手机上。听见“good”一词,莫里斯立即起身扑向一边,而艾登快速点按屏幕,截断尚未播完的录音,收起手机。头向左侧稍偏,嘴角略微钩动,立刻俯身去抓仍半躺着的莫里斯。扣住他的肩部、腰侧,向前方猛推。莫里斯撞上了杂物架,双手扒在上面。


A:现在你有什么好说的,莫里斯?是你来吓吓我的对吧?

M:这只是工作而已,老兄,我什么都不晓得。

A:是谁在和你通电话?告诉我名字。

M:他们从不跟我讲名字!


在“did you scare me”一句,语气实应用上“!”。“scare”一词加了很重的重音,明显表达出愤怒。直接、间接表达出他宣泄暴力的动作有很多。

莫里斯回以辩驳,颇有一番声嘶力竭的样子。在“job”上也加重音,似乎想宣明自己不过是大人物手中的棋子,艾登依然面无表情,听完“man”,即以较慢的动作下蹲,五指张开,至“给我一个名字”的句始又握拳,或许说明他并不想走到那步田地(并不想直接以死亡威胁莫里斯)。

但对于艾登而言,审讯的手段并没有好言好语,暴打一顿倒更像是有效方法。

艾登在言语中对情感未加掩饰,面上却没有什么表现(有一定的压制),可能是长久已有的习惯。


A:好啊,我来给你个名字。

A:莉娜……莉娜皮尔斯。


艾登又向莫里斯靠近了一些,莫里斯似乎想后退,但后方有阻拦。出手扼住莫里斯的脖颈时,艾登的动作的确又准又狠,显然和先前对奎恩提出疑问(“家人?”)的莫里斯不在一个级别上。

说到“莉娜”时,艾登开始有喘气,很短的停顿,随后手上显然加了劲,莫里斯被掐得开始胡乱挥手。

从莫里斯的反应,也能看出他并非是资历很老的打手,又可能是被恐惧和突发的窒息感冲昏了头脑(只是抓着艾登的手臂和手腕,并无进一步的动作反抗)。在莫里斯逐渐窒息的时候,可以看到他的右眼角挂着眼泪。(有反光。)在莫里斯一顿咳喘时,艾登的手始终扣得很稳,对对方的声音不算非常在意。最终动作结于将莫里斯甩到一旁,动作幅度依然不轻。






(1)释义取自谷歌:

大规模并行处理机(Massively Parallel Processor)是由多个由微处理器,局部存储器及网络接口电路构成的节点组成的并行计算体系;节点间以定制的高速网络互联。大规模并行处理机是一种异步的多指令流多数据流,因为它的程序有多个进程,它们分布在各个微处理器上,每个进程有自己独立的地址空间,进程之间以消息传递进行相互通信。


5:15

TBC.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