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一人之下的管任/岚管岚友情向很感兴趣。
何时能有同好……
黑管儿真有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点文部分1

[ifss][rdr]见了鬼了1

 @Monster 的点梗,部分欢脱。糖。质量欠佳,抱歉。(我似乎真的只擅长插刀了)

-1

你冲破屋顶,直接摔在餐桌上。顶多不过七岁的瑞吉与你四目相对,表情惊愕,理智四处乱跑,最后干脆蹦到脑壳外面。你们就这么对视着,像两只受惊的呆鹅,谁也没有移开视线。

这是你在人生中遇见的最奇怪的事。不久之前,你丢出了一把氖气长枪-----也不尽然。氖气能力绝不会让你穿越时空。或许那杆武器里面还混杂了别的超能力成分,比如说,映像-----它穿透了次元壁,击入另一个平行世界。你被带了进来,同时,作为替代,另一位比你小得多的戴尔辛被扔进了你所在的西雅图,因为惊慌而拼命地眨着眼睛。

当然,你不知道小戴尔辛怎么了。你的眼里只有比他稍大一点的瑞吉,那个吓得掉了汤勺的孩子。虽然他目前的年龄远小于他死去的时候,但的确是个活生生的人。你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内观察你哥小时候的蠢相,忍不住大笑,伸出手去抚摸他的一头乱发。他对这种亲昵的举动显然不怎么感冒,向后退开一点,丢给你一个充满嫌弃的白眼。

瑞吉的脸颊动了动,很快把咽下嘴里的食物,开口说话:“我不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你已经从菜碟上滚到一边,一边拍落身上的菜叶和鸡丝,一边回答着。

“我不知道我的超能力会把你变成……”瑞吉仔细打量了一下正在拧着衣角的你,“我不知道你会变成这副样子。”

你对这番话漫不经心,直到你注意到那几个字。“我的超能力”。搞什么,你心想,我觉醒的时候可比你晚了十几年。

“看着我。”你缓缓蹲下来,“你猜我现在几岁了?”

“二……三十几岁?”

“差不多,就当我三十岁好了。三年前我……”

“戴尔辛,你在三个月之前觉醒的。”瑞吉摸了摸鼻梁,“你不是能召唤灵魂吗?”

“我不能。”你回答。

“那她是怎么回事?”瑞吉指了指泛着蓝光的贝蒂。你这才注意到瘫坐在安乐椅上的老妇人,蓝色的幽灵站在一边,向你露出了一个和善的蓝色微笑。

-2

你被一团粉唧唧的巨影吓得半死,这才发现那是一位年轻女士的灵魂,正在半空中飘荡,另一个戴着眼镜的兜帽客看着你,目瞪口呆。

“戴……”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比划出一个高度,然后直压到你的脑袋上。你气得对这个鄙视身高的陌生人吐了吐舌头,摆出你觉得最吓人的鬼脸。

“戴尔辛?”粉唧唧把双手插在口袋里,俯身看着你。你不耐烦地应了一声,环保双臂,尽力露出一种主宰全场的神情,可你那张幼稚的脸完全冲淡了刻意制造出的严肃气氛。

“我不认识你们。”你抬头仰视那个灵魂,脸颊鼓起,只差在头上多一个“愤怒的十字路口”,你的怒气就昭然天下了。

兜帽客异常怀疑地用手背在你的额头上探了探温度,叹了口气。他和灵魂对视了一眼,她梗在半空,不安地直起身。“告诉我你在开玩笑。”

“他真的失忆了。”兜帽客说。

“我什么都没忘!”你扭开脑袋,对这个愚蠢的定论无比嫌弃,甩给他一个白眼。“瑞吉呢?”

她用食指敲了敲太阳穴,盯着兜帽客。“呃。”他压低声音,轻声补上一句,“这下糟了。”

“我说,我的哥哥。”你意识到对话中有部分出了问题,“瑞吉罗尔?你们见到过他吗?”

“他被变没了。”灵魂说着,蹲下来,给了你一个拥抱。

你跺了跺脚,粉唧唧回到了她的身体里,在地上瘫成一团的身体忽然跳了起来,她大口喘气,像是刚刚起死回生的鬼魂。兜帽客吓得抖了一下。

“我不小心把他变成灵魂了,是吗?”你问,“让我找找。”

你烦躁的心情丝毫没有减弱半点,视线从左扫到右,仍然没有找到你想找的那个人。于是,你叫了一声,蓝色的灵魂穿墙而过,浮到了你的头上。

“嘿,瑞……”你刚想就找回老哥一事发表长篇大论,就被那个陌生的成年男子吓得把话咽了回去。挣扎过后,你开始干哭。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