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一人之下的管任/岚管岚友情向很感兴趣。
何时能有同好……
黑管儿真有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WD][重新启动]上帝的遗书(仍在序言部分)

(如果有人非要把这些平淡无奇的事集结起来,叫做“风起云涌”,那根本就是在搞笑。所以这个名字被我弃用了。)

(&,勒芙就是love。这个名字真是不能更随便了。但是,既然她不需要自己的个性,当然也就不要一个正儿八经的名字。)

占tag,其实和艾登暂时没什么关系。有问题我会撤tag。

首先谢谢您能坚持看到结尾了。

 

你在刷牙,在意识中,手机铃铃作响。你按掉了起床提示,侧耳谛听-----同时满嘴牙膏泡沫,塞着一支牙刷,毫无上班族的样子。没有婴儿哭泣的声音,小家伙安静极了。你能构想出一幅场景。莉娜从隔壁的房间里溜了过来,翻身上床,抱着她的弟弟,轻抚他头顶那些柔软的绒毛。你的儿子正要作声,她就会哼唱起不成曲调的歌,把她的弟弟哄睡。现在,莉娜正蜷在他的身边,勒芙轻拍着他们两个。想象有如现实一样鲜活,因为你已见过多次。几乎每天都是这样-----自从你关掉了你的闹钟,不让那个灵敏器械发出噪音,他再也没有为此哭过一次。

在你把儿子接回家的那天,他并没有睡个安稳。他翻来覆去地滚动着,一次次掀掉你给他盖上的被子,还在一个极为巧合的时间点被你的手机闹钟吵醒,放声大哭。你从未想过手机的危害可以这么大。作为一个新生儿的父亲,你手忙脚乱地安抚着他,只换来歇斯底里的哭声。勒芙挣扎着直起上半身,把他搂在怀中,摇晃。他终于停下了,你也留下了手机,而没有在极度惊吓和懊恼中让它破窗而出。

勒芙劝你把开闹钟的习惯改掉,你照做了,改掉了那个延续十几年的习惯。其实这没什么。闹钟的铃声依然在你脑中作响,你也像过去一样用意识划开屏幕。你的儿子变得很乖,总是对你笑,偶尔会哭一下,立刻就止住了。你不想听见他哭。然而,失去了他的哭声,你觉得好像陷入了一种幻境,一切安定得像预先设计好了一样。今天,平平静静。明天也不会有事。你日复一日地重复做相同的工作。过度重复的动作液化了时间。你不想知道今天是星期几,几点,什么时刻。

你想创造转机,让你感觉到真实。但你总不能把你的孩子惹哭,或是把莉娜带进游乐园(她忙于功课,而你找不到理由)……或许你应该钓一条鱼,塞在香蕉面包中间做摆饰。钓鱼-----你以前总是千方百计地翘班,只为抽空去波尼度假,借此摆脱“精算师”的头衔,享受难得的空闲。最后一次这么干的时候,你耐心地等了很久,终于钓上一条大鱼,差点折掉一支钓鱼竿。船屋的人请你和他们合个影,你照做了。这场辉煌的胜利被你们塞进冰箱里,惨遭一场莫名其妙的遗忘,最后以其腐烂告终。

那条腐烂的鱼给了你启发。你已经猜到,不管再钓多少条鱼,不管用何种手段逃避一次次会谈,如果你不主动出击,仍然会被疯狗一样追在你身后的企业家非难。随后,你递交了辞呈,冲着你的名声而来,渴望着日进百金的狂人们终于歇手了,一切风平浪静,美好得让人难以想象。没人要你为此付出代价,公司也没有因此垮台。离开了你,一切照常运作。

在剩下的日子里,喝喝酒,干干活,修修电器。逗莉娜开心,逗杰克森开心,逗你的儿子开心,给妮基送礼物,准备为还没有名字的儿子筹办周岁生日的宴会。从前的精算师,现在的机修工。除此之外,几乎没有改变。勒芙以吻别送你出门上班,莉娜总是替你抱着你的儿子,杰克森在餐桌边玩他的ipad,每天定时定点发出一声:“这局赢了,wohoo。”,还有妮基,拿着菜谱学做甜点,一直没能学会做一道……你喊不出名字的菜。

你早就觉得哪里不对劲了,但始终无法证实。生活琐事挡开了你的质疑,每当你有空去想这些事的时候,不是妮基喊你来帮忙做晚餐,就是勒芙需要有人帮忙拎着菜篮;或者是你的孩子的奶嘴忽然不见了,或是莉娜需要能帮她一起做燕麦饼干的舅舅。有人不想让你想这些事,总是隔断你的思维,就好像那个插手进你的生活的“有人”想借你达成某种目的,却不想被你打断。你几乎能听见他或她在对你说话:家庭和睦,享受它,别的不准想。不要质疑否定。

最近,每当你对“有人在操纵我”一事有些想法时,就会昏昏欲睡。或者趴在等待检修的电器边上,或者趴倒在桌上,一觉醒来,那些灵感的火花顿时泯灭,你什么都不记得。上班,上班,做工,继续做你该做的事,日复一日。

是你太敏感了吗?高度的工作压力把你逼得开始臆度了?万一你还没有退出精算师的行列,只是做了一场长得过头的梦,此时还在快乐地打鼾?

瞬间的想法多到能烧了你的大脑。你无时无刻不这样想着:乔史密斯,正受到无微不至的监视、保护和操控,以至不敢满嘴跑火车,生怕思想被压抑。

你开始用拙劣的笔法记日记。字迹还不错,但乌七八糟的内容简直让人看着难过,即使是胡编乱造的神话传说也比你写得更好。开头如下:“有人在监视我们。(We’re being watched.)”十足一个阴谋论者的派头。你划了写,写了划,几乎认定有人要破坏你的生活,把自己搞的神经兮兮的。然而,世界并不肯为此塌陷。你的亲人们还是像往常一样做着相同的事。你差点抹了自己的脖子,变成一具直挺挺的尸体,只是不忍心下手。

你的生活。你不知花了多少努力才赚来的平静生活。你才不想为几个破想法把自己杀了,你不可能因此找出真理。

最终,在某一天,你放掉了这堆把你逼得发疯的思想,顿时轻松许多。你弃用了那本本子,也没有注意到把它扔到那里去了。你不再在乎这些,只是想着:我嘴里的牙膏泡沫要溢出来了,早餐还没吃,勒芙在帮我准备午餐吗?今天吃什么?

乔,上班族乔。这才是你该想的问题。

今天你还要继续重复性的工作。听说你的服务对象是远在纽约的一个风险投资家。你肯定为他修过一次电脑了,不然他不会特意通过公司上层召唤你前来。他是看中了你的精算师才能,还是你的击键速度,或是只想让你修一次电脑而已?你只希望不会被那个人的欲望生吞活剥了。

—序言性质。并不是正文。其实我无意让你们失望的。(:(—


评论(1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