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欧相欧/同期组/传承组/相爆很感兴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占tag。请各位有兴趣的人取用随意。

[设定一种效应][换名]


1.该世界内人物名称按特定顺序进行轮换。经过一段时间后会再次更换。依此类推。
2.人们将保留对该名称的所有认知;遭转换者保留原有性格,但会遗忘自己的名字。
(举例:当“Rory”换为“Darlek”,见到他的人第一反应为“这是人形”Darlek“。尽管对他较为亲近的人会感到”这个人不是“Darlek”,但在Rory进行长时间的自证,并最终以生活细节说明自身身份前,即使是他的妻子也无法完全信任他。)
(又比如:“Tardis”换为“哭泣天使”,即使是博士也不敢直接冲向它。Tardis仍然是蓝色警亭,但关于它的一切认知会被“哭泣天使”替代,哭泣天使反而会被错当成时空穿梭机。)
3.遭转换者所做的一切将停留在这个名字上,并被一轮轮传递下去。
(举例:当“博士”和“阿莱雅”转换后,博士在转换期间内的行为——比如“疯狂的寻找Amelia”,将会变成“忽然转换性别的部族战士拼命寻找一名与他毫不相关的人类女性”。)

4.遭转换者无法直接确认自身身份,且无法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然而,假如他有一位搭档,可以让对方给他写一张名片,贴在身上,这样更有说服力,不是吗?)(对2的补充)
(举例:如果Clara能在名称二次转换前认出一位博士,她的确可以写一张便条,贴在他的胸口。至于博士能不能借此加速自证,就要看他的口才了。)
5.遭转换者保留原有性格。(对2的补充)
(举例:第十一任博士不会变成一见到宋江就满脸通红,以致开始口吃的外星物种。)
6.允许生物与非生物间的换名。音速起子能够鉴别出该生物的真正物种,但使用起子的人在一段时间内会被动选择不相信该结果,该段被迷惑时间与物种治理成正比。
(举例:连博士也会将赛博人错当成人类盟友,即使起子已经揭示真相;即使他在内心深处感到异常不安。作为正面事例,那些缺乏智慧的物种反而会从错觉中快速挣脱。)
7.更糟的是,非生物与非生物间也可互换。这就意味着……“你的”历史不再是“你的”历史,而是被一群陌生人重新演绎过的版本。星系间的历史同理。(对3的补充)
(举例:年岁女王来地球。寂静徒上冷恒星。)

8.根据举例7,该效应持续的时间越长,人类的身份越混乱。历史上的固定点会达到惊人的数量,然而,历史本身不会改变,只是人们的选择在错觉下改变了。)效应结束后,将有两种历史留存(个人历史、群体历史)
9.假如时间线真的能坚持到效应结束,那些“人们认为的历史”与“真实历史”相差多少,是个值得商讨的问题。比如,当“行星毁灭者”的名号回归到博士身上,并且固定下来,人们对他的信任会减损多少?)效应结束后,一切与这个名字相关的事件将和这个名字绑定,全部奉还给这个名字的拥有者。(举例:“博士领着Darlek舰队、塞博人舰队和一干乱七八糟的东西征服了好几个星系!!”)
10(回到最严峻的问题:当你面对着一场成因未知的效应,而你甚至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也无法凭“名称”找到盟友,你该做些什么呢??你该如何终止这一切?)效应可逆,只需找到它的源头,破坏名称互换的循环规律,此后,你的逻辑思维将成为新一轮换名效应的主导循环。
(举例:假如有一个人,思维清晰到足以将几百亿对象逐个分析出来,并且有足够的意志力迫使几百亿人的“名字”重新回归到本体,这一次危机就算勉强解决了。勉强。)

11.一轮效应结束后,新的效应随新的思维中枢(即上一个结束效应的人)的逻辑运行。(对10的补充)
(举例:只要博士一不小心把塔迪斯“弄丢了”,并开始集中思考它可能在何处,他又恰好是思维中枢;塔迪斯的相关认知将再次在世界范围内开始循环。)
12.思维中枢只保留自己的名字,不参与效应,只负责引导变化。如果思维中枢要进行转换,将会连带上个持有者的名字一起转换;持有者名称最多达到两个,并按更换的位次顺序归还到倒数第三名思维中枢的名字。(顺次换位)允许思维中枢没有任何名字。
(举例:博士从系统A得到主导权,此时人们对于博士的认知转换为对系统A的认知;博士将主导权转给系统B,对于系统B的认知转为对博士的认知,博士失去身份;系统B将主导权转至子系统C,博士身份回归,C系统被错认为系统B。)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