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欧相欧/同期组/传承组/相爆很感兴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5(战斗转变的各种方式)

溃疡不好,更新不停。

ADs]拯救节日啊

(part5

ooc,有。烦请来者避雷,观者海涵。谢谢。未完成。

(原

http://neibiandedoupengxingren.lofter.com/post/1da1dc67_bbc0be7梗地址


“有时候我会想念科尔。”Delsin将手上的装备随手扔进后备箱里,“和他搭档很省事。他只要放个电,轰,清场了。”

“看看我,要花上很久才能摆脱追兵。半路上也不能爬上高压电箱,吸收电力,只能靠储电器补充少得可怜的能量。”他看着Aiden收拾好组员们上交的武器,把它塞进手提箱里,空余的位置远超放有用过的装置的地方。

他合上严重刮损的外壳,扣好金属搭扣。Delsin对他眨了眨左眼。“我用掉了好多装备啊。一路狂奔,但否温追在后面不肯离开。那些受到攻击的部分都会自行脱离,搞得我不得不用两三根电棍来解决追兵。”

“我觉得这种说辞毫无说服力。”Alex用力掰开装备箱,向里面扔了一把已经扭裂的激光军刀。

“我觉得这种说辞已经够真挚了。”Delsin板起面孔,用严肃的语调再次复述了战斗过程,其中不乏各类添油加醋。

“语气再严肃点。”Desmond出此建议。他按着箱子,褪下袖剑,完好的武器在一片碎钢裂铁中显得十分醒目,几乎到了熠熠生辉的地步。

Aiden用拇指按了一下太阳穴。他脱下眼镜,斜放入装备箱中,仍然没有占去多少空间。面对组长探寻似的眼神,Desmond伸出一根食指:“我说,最好别打这个主意。”他的双手在胸前交叉,立刻放下。“但我没……”

“好闪,Desmond。”Delsin在高唱圣歌的时候抽空抱怨道。他扑到Aiden身边,抢过袖剑,用一柄激光军刀在上面肆意刻划,直至完全拆开那个精密器械。他将碎裂的武器放回箱中。“现在看起来不那么空荡荡了。”他说,“想想该怎么编出一场新的恶战。”

“我没说过不许你们这么做,”Desmond抽空将后半句话补足,“只要和我打个招呼就好。”

“Aiden有双会说话的眼睛,”Delsin的双手比作剪刀状,在组长的头上升起。“算是和你商量过了。”

“假定Delsin是战场上第一个倒霉的。”他忽然发话了。

“这种设置很好。”Alex回应道,“然后Desmond想冲过去帮他……”

“……因此弄断了袖剑,改用军刀截断了敌对势力。”Desmond看向被划得乱七八糟的袖剑,“继续。”

“Alex急于帮助朋-----友逃离困境,又因为之前听我说了太多废话,拔了耳机。”Delsin在“朋友”这个字眼上拖长了音,“所以他的耳机掉了。”

“这位大力神还在过于紧张的情况下捏碎了几支军刀,所示如图。”他拿起那一柄放在武器箱中的军刀,“再用力一点,捏成两段算了。还能拿来糊弄Lucy,就说是一次折断了三四根。”

“不,修改一下。假定我出于鲁莽,不小心把军刀刺进墙里,拔不出来。”Alex指了指已经垮了一半的混凝土墙壁,“把墙体碎片带回去,他们也不会相信。他们只需要扫描一下,这句话立刻就会被拆穿。”

“处分不轻,可能会关禁闭。”他朝着Delsin一指,对方耸了一下肩膀,“组织不允许武器外流。”

Delsin瘪了瘪嘴。“我证实关禁闭的确不好玩。但他们允许你美化环境,搞搞涂鸦艺术啊,什么的。有人假释就能直接出去。”他补充道,“Alex绝对不能卷入这场小型‘危机’,组织者指不定会把他大卸八块或者怎么的……实在不行,我来背锅。好奇心爆棚的外星人Delsin Rowe对于偷渡装备的爱是永恒的,对吧。”他比了一个心,低下头,情绪渐渐滑向低落。

Desmond的手从下颌移开,正要开口,立刻被一个怪异的动作打断。Delsin把手放在脖颈上,从左到右快速地横拉了一下。“这条路行不通了吧。”他抱怨了一声。“不如我作点小小的牺牲。为了Aiden不受罚,一点小委屈还是能忍受的。”

“小委屈?Del……”

Desmond挥手示意Alex暂时闭嘴。“不要重提旧事。”他说着,转向Aiden。“有什么建议吗?偷渡武器是你的想法。”

“可以保留敲碎武器的想法。再修改一下。”Aiden伸出手,从Desmond的夹克中拿出那柄完成了基因采集的军刀,“假定Desmond在使用军刀时,武器接连被否温划碎,Delsin试图偷袭它们,并且以高温成功蒸发了其中的一部分,遭到围攻。” 

“不,我看起来像是会被追得吱哇乱叫的外星小屁孩儿吗?”Delsin大声抗议,Alex立刻用手捏住了他的脸。

这个动作是出于兴奋。Desmond对Delsin甩来一个抱歉的眼神,对方正气得吱唔作声,双手乱挥,想要在臆想中和否温大战三百回合,打得它哭爹喊娘。

“我为了帮他解围,扔掉了几把军刀,但全部落空,被否温切成了碎块。”Alex接上了Aiden的提案,“为了保险起见,不让这些武器碎片流落到外星生物手中,”他的手指用力掐住Delsin的脸颊部位,掌根部顶在他的下巴上,以防他说出什么惊人的反抗言论,又或是胡乱发誓赌咒,“Delsin想用烟气弹清场,砸了一辆车。”

“Aiden从车里抢救出了一些武器,剩下的不知所踪。”Desmond接上上文,“然后又是否温的锅。它们把行动车辆劈开了,因为Delsin正要以车辆为掩体,蹿到否温身后突袭,不幸被发现了。”

“去你的,改掉!我有这么无能吗!”Delsin终于挣脱了同伴的魔爪,再次发话,“把我的名字换成‘Aiden’!”

“Alex。”Aiden以轻而有力的声调下达命令,制止组员用触手再次剥夺他人的话语权。他转向Delsin,双手插在口袋里,对他说道:“说说你的想法。”

“好。善良的外星生物Delsin一个虎扑,赶在Aiden被否温切成片状之前救了他一命-----他当时正要抽出控制器,以便能精准操控空中爆炸,但它被劈成了两半。”

“借此你可以成功贪下一台精度极高的电脑,”翻完一个筋斗后,他站在Aiden身边,“也没有人会知道我们用那柄装载了否温基因的刀子伪造了多少事故现场,藏下了多少装备。”

“而且你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欠了我一条命的人情,我觉得很赞。事后我可以让你……”

Aiden的手迅速从口袋中抽出,带出了一块厚布,捂在Delsin嘴上。“说到这里就好了。”他压低声调,用上了近似威胁的语气。Desmond领会了他的偏头动作,顺口接了下去:“我们可以凑齐大部分装备,送给Aiden。他默认这个人情是存在的。”他看向Delsin,“但你不能提什么太过分的要求,他会立刻否决。”

Delsin翻了个白眼,面朝天空,以示无奈。

“损毁的武器足够了吗?”Alex问,“我觉得在此种破坏狂也无法比拟的行动中,连整个军队的武器都会赔上。”

“足够了。”Aiden将军刀抛向Desmond。

“重新开工吗?”他打开军刀。

“是的。”Aiden答道。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