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欧相欧/同期组/传承组/相爆很感兴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谢谢蝾螈

rongoro:

代打&代发 @Fovea 

接第五节

(原作者犯了懒癌,开始拖稿了

他端住分解枪,对准想象中虚拟出的战场中心开了一枪。Alex撕下一块墙体,甩向一边,尽兴地肆意破坏;Delsin的嘴上仍然捂着一块布。他继续翻了一个白眼,推开Aiden的手,向Desmond张开双臂。

“来吧,随便在我身上划些道道。反正会愈合的。”他说着,闭上双眼,好像一个害怕打针的孩子,“假定这是抗争中的英雄遇上了惨案。Lucy总归会向我们要伤亡报告,既然否温如此厉害,不可能全员毫发无损。”

Aiden在空中截住了Desmond扔来的刀。他在自己的手心部位轻划了一下,拉过Delsin的手臂,放下他的袖子,刀尖上挑,破开一层衣物。

“老兄。”觉察到衣料的震颤,Delsin睁开双眼,挑了挑眉,“太过仁慈是会出事的。你或许自以为能混过检查,”他拉过Aiden的手,将它合拢,紧紧捏住,“但你只不过在自欺欺人。”

他露出狰狞而痛苦的表情,重新闭上眼睛,小刀向手臂狠狠扎去。刀刃如入无物,穿透空气,刺向另一方向。

“Delsin,刀锋太偏右了。”

“哦。”他仍然没有睁眼,军刀向左猛移了一截,再次扎下。

“我觉得不怎么……”

“因为你还没有扎准。”触手在半空中夺过小刀,将其抛向空中,看着它画了几个完整的圆,随后接住。

“啊哈。”Delsin闭着眼答道,“那你来吧,护士。替我打针。”他按着下眼皮,扮了一个鬼脸,活像一个吊死后被勒出舌头的幽魂。

Alex挥手的那一刻,几乎是出于本能,Aiden立刻用手臂架住刺向Delsin的小刀,将Alex的触手撩向一旁,枪械有如从虚空中忽然跳出,快速顶上了对方的额头。

Alex的脑袋向侧面一伸,避开枪支。他略微低头,表示歉意,枪口重新垂下。“抱歉,应激反应。”Aiden晃了晃手臂,想要甩开那只攥得太紧的手。Delsin的另一只手正在东游西荡,频繁擦过Aiden的脸。“打好针了吗,护士?”他的手晃过组长的鼻尖,试图反手抓住那张面孔。“还是不疼,Alex-----你究竟下手了没有?”

“还没有。”Alex压低声音,向搭档讨要工具,“给我一把激光军刀。”

“……没关系,轻点就好。”Delsin还在絮絮叨叨。他的手罩在脸上,五指内扣,“哦,上帝啊。”

触手拎着那柄刀,在他的皮肤上划过。他倒吸了一口气,迅速将手抽开。“骨头!”他捂住伤口,手臂鲜血淋漓,“你割到我的骨头了!”

“哇哦-----”他倒向Aiden,脸闷在组长胸前,“我是不是答应得太轻易了啊,Alex?你想教我不要随便逞英雄吗?”

他看上去痛得发抖,其实却在暗地中发笑。他本以为能诓骗Aiden,钓出他的话,比如说,保证弄出伤口一业今后只由他一人承包。Alex下手时总是不分轻重。唯一的可取之处是,他秉持着严正的“执法/态度”,总能将受害者(主要是Delsin)身上的伤口划得与任务要求完全相同-----哦。Alex Mercer,博学多才的数学家。他把数据库里所有的外星生物所能造成的割伤形式及形状都背下来了,不论是三角形、八边形还是圆形,他都能划得规规整整。

显然,没有任何组员想轻易抛弃这名天赋异禀的行刑者。即使Desmond出手飞快,似乎足以担此重任,但他并不熟悉外星生物的肌理构造,只能在Delsin的皮肤表面刻划出歪歪扭扭的一道短痕。

那时Aiden还会担忧Delsin的伤势是否会过重-----他会拉过那条鲜血外流的手臂,尽快绕上几圈绷带。结果,每次绷带被彻底染红之前,伤及动脉的大伤口都已完全愈合。

没必要担心Delsin,他的自愈能力强极了。同组的人甚至可以向他扔飞镖,而自称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即便他的伤口深入到骨骼的接缝处,他也会自己动手,拔下武器,伴随着一些龇牙咧嘴的表情,掷回始作俑者手中。

尽管如此,Aiden仍然忍不住要拽一下他的手,想将刚才捂在他嘴上的那块布按压在伤口上。

“别,我说真的,Aiden。我需要放点血。”Delsin在烟雾裹挟下猛退一段,“我还要做战斗激烈的明证。”

“嘿,我伤口好了。”他勾了勾手臂,最后一丝伤痕已经合起。衣袖上晕开了一大片血迹,正是他们需要的效果。

“下次可以玩些更惊险的把戏。比如说一把刀刺中了我的胸口……”

他们各自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Delsin的话头一旦止住,Alex立刻用触手将他卷起,举在半空中,“想试验胸口碎大石吗?”他问。“我可以帮你点忙。”

“不,不用,我的朋友。”Delsin蹿出了触手的控制,就像一只喷射烟雾的滑溜溜的乌贼。他抓起Aiden,用手臂把他夹住,仿佛他的组长是给身份加上荣誉度的档案夹。他即兴发挥,随意地唱了一曲,句子的尾音在风中被撕成细条。“我要带Aiden去兜风-----回总部。”

“Alex。”Desmond提起装备箱,向前迈出几步,“要是你也有一台塔迪斯,我们就不必次次乘地铁回总部了。”

“抱歉。真是辜负了时间领主的血统。”他答道,开始与Desmond并肩行走,“我没那个能耐偷到一台时空穿梭机。”

“如果我是冤枉你了,直接说出来,”Desmond经过那辆车的遗迹,瞥了一眼,“我猜你在车里放了炸鱼条和蛋奶酱。”

“唔。”一声不置可否的模糊回答。

“用来钓人的?”他问。

“哦,别讨论这个问题了。即使他会来,那些鱼条也早就过期了。他会吃得肠胃不适。”

“你想趁他来的时候钻进塔迪斯里,把它开走?”

“不至于这么对付救命恩人-----有你的手表就够了。”

“你从不怕能量不够导致坠机。”

“你有过操作失误吗?”他撩起Desmond的袖子,手指扣在表盖上,“你有把我们变成时空中漂浮的碎片吗?”

“没有-----现在还没有过。嘿,别碰它。”

……


评论

热度(27)

  1. 分道经路rongoro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蝾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