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一人之下的管任/岚管岚友情向很感兴趣。
何时能有同好……
黑管儿真有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准备改成戏的本日短篇。

再次警告,私设如山倒。请注意避雷,谢谢。

 @冷冷哒冷豆花 

#私设电子幽灵#

(极限20min)

(秦带了小笼包来。他的儿子拎着一袋像是中式小吃的东西。他们都穿着白色西装。差别是,秦显得比较……英挺。而那个孩子,翻版的小几号的秦,好像套在松垮的、不合身的麻袋里。显而易见,他正努力压抑着对硌人的假领结的不满。他拉了拉领结,想要就势把它扯下来,但这类用胶糊得万分结实的伴衣工具当然经得起拉扯。他嘟囔了一声,似乎很难过。他开始抱怨自己并不喜欢“香蕉……”后半段则被他的父亲一把拍回了他的肚子里。秦把他推进了门,怎么说,出于一点点恐惧心理。他看见了T骨的女儿-----上次他的儿子的脸被这个小丫头毫不客气地搓了好几把,而且压成了标准的包子形,就好像她是来自中国的特级厨师。她的“可爱但也很骇(害)人的小爪子”,秦曾用中文评论过她的揉脸行为,真的很不客气。)

(一只手按住门的边沿。T骨拉住了即将合上的门。秦的儿子无处可躲了,暴露在那个小姑娘的视线中。雷蒙的女儿直奔向他,她欢呼着接过那袋小吃,“喔,谢谢!”她高喊了一句,拉着他的手转了几圈。她的老爸正想用被油污染黑的手-----他或许刚刚修好了一辆重型摩托-----去摸摸她的头,定住这个小陀螺。但他似乎不忍心弄脏她的金发,还是将手插回口袋。他可能在揉搓擦手布。夹克的侧襟挡住了,看不见他具体在干什么。)

(克拉拉替她的儿子拉了一下几乎要从肩上滑脱的外套。他向她要求要买这一件长得拖地的“风衣”。搞不懂他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个词的,他应该对“冰淇淋”更为熟悉-----听说他的姐姐总想将新鲜出柜的冰棍戳进他的嘴里。她常用稚嫩的童音声称那是世间美味。但是,拜托,现在可是芝加哥的冬天。大人们裹在层层厚重衣物中,她却在开心地舔着冰棍,不担心下颌会被冻掉。她的手上还有纹身贴残存的痕迹。克拉拉说她担心这个孩子的手迟早会搓坏。她总是背着她的妈妈玩这种贴纸-----动真格的纹身贴,不是那种愚蠢的玩具。玩过以后就擦掉,就像要宣誓她和她的母亲有多相像。有趣的是,她从不会阻拦这类模仿,只是将桌上的几张廉价贴纸换成了她所拥有的最好的那些纹身贴。)

(你不知道该不该说一声“里尔家的孩子”,但你不用给出任何评论,他们是特殊的,不需要任何话语来证明。)

(他们所有人都是特殊的。)

(你走向妮基。她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莉娜剥好了几根香蕉,盛在盘子里备用。杰克森询问是否要把大鱼大肉端上桌,你选择婉拒。他)

{系统}

(你选择婉拒,他对你笑了笑,开始做凯撒沙拉。你面向灶台。雷蒙的女儿正把秦的儿子撵得在沙发上跳上跳下,T骨本想镇定地吃些鸡翅,顺便看戏,但秦已经急得蹿了出去,试图打断)

{系统过}

(但秦已经急得蹿了出去,试图打断这场追逐。雷蒙的女儿笑得很开心,你从未见过这么灿烂的笑。于是你仔细回想,这个笑是)

{系统过载}

(于是你仔细回想这个笑是从哪里来的,你在哪里看见过。)

(然后你想起)

{系统过载警报}

{防护措施启动}

{终止模拟思维链接}

{成功切断链接}

{系统正在恢复}

然后你想起,你在梦里见过这种模糊不定的笑容。

你很想看她们的笑。哪怕只能再看一次。

----

(你在一片黑暗环绕中想,你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你看着电脑屏幕,那段虚拟时间已经彻底封冻住了。时刻精确到秒。)

(那时你还能做梦。那时你还能躺在床上,享受一段真正的休眠。那时你还是一个真正的人,没有成万上亿的数据天天穿过你的脑子,将原本属于你的记忆冲刷得模糊不清。)

(你开始想念你的妹妹和杰克森。但你已经无法想起他们的具体面貌,他们真的出于快乐而笑的样子。只有几张冷冰冰的证件照、寥寥几十页数据,甚至无法敌过每天twitter上推送的垃圾信息中最普通的一角。你每天都在看那些文案,每天都在复习。她的死亡一遍遍刺入你的内心深处,又一遍遍被你淡忘。)

(最终只剩下那些毫无感情的数据和你再也做不了的青天白日大梦。它们和你双眼对双眼,告诫你,你已经忘却了,你已经不再为睡梦所绑架,被那些无聊的、只能刻画出你的无力的噩梦而绑架。你清醒着,从未如此清醒过。它们始终盯着你,告诫你,你早就死了。)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