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一人之下的管任/岚管岚友情向很感兴趣。
何时能有同好……
黑管儿真有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不速之客#

艰难地。

有问题撤tag。撤歉。

 @夏九薇daisy 

抱歉没法写得再好一些……

祝你生日快乐!

&初三加油:)

你感到有人在注视你。你回头看了一眼,除了颇为整洁的床铺和一个立式衣柜,什么都没有。

好吧,出鬼了。你转过身,挠挠头,在课桌前坐下。

你的书桌曾经被成堆的作业和辅导练习占领。现在,桌面一片清爽。桌板上留有一副画,一个未完成的蛋糕。你在图案边缘小心翼翼地按了一下,捻了捻。颜料还是湿的。

看起来像涂鸦,你想。你的脑子里蹿出来一个名字。

你不能为此困扰太久,几页数学大题还等着你去完成。你左顾右盼,在地上找到了几沓待复习的试卷。你把它们一一拾起,忽然发现一张卷子的边缘被撕出一道很短的、边缘平整的痕迹,(仿佛有哪位刺客在完成信仰之跃时把袖剑插了进去),而下一张卷子上的裂口则直接横贯左右。你想弹掉裂口边上附着的黑色橡皮屑,但直觉告诫你不要这么做。可能会很危险。万一那是病毒呢?

你拎起试卷,抖了一下,它裂成了两半,飘到地上。你别开头,盯着地上的半张卷子,右手捏着那张考试遗物,又抖了几下。

……其实上面的分数还挺好看。

你把手伸向手机,准备搜索题目的解法。软件似乎崩溃了,你不得不重下一遍。在等待软件完成下载的时候,你拿出那张边缘被扯裂的卷子,开始做大题。填空题一向很简单。只需要攻下最后几个步骤,十四分就属于你了。可你怎么都想不起来该怎么做。手机软件还没下载好,电脑也没连上网。你把两个设备丢到客厅里,等待它们自动连线。

你没法在“等待连线”方面耗时过久。你回到房间去拿试卷,似乎瞥到了一道快速闪过的蓝光。

你的动作顿了一下。呣,有问题。恐怕你的房间里的确有入侵者。

为了验证你的猜想,你用力一跺脚,对着那个位置大喊道:“哈!!”

……没有反应。

随他吧,你甩着卷子走到卧室门外,蹲在茶几边做题。

你知道茶几的转轮边上有一条小小的黑影。你只是不想揭发他的身份。对于一个不善潜行(你或许是在瞎扯)的人而言,他能想到“要躲藏起来”已经不错了。

“哇-----”你假装被顶灯边飞舞的蛾子吸引,抬头,定住,维持了一会。你没有听见哒哒作响的脚步声。

呣。你再次慨叹一声,低头寻找那个可能在奔走的缩小版私法制裁者。不幸的是,他没有躲在你的茶几之下,那里只放着你丢失已久的笔。

……找回笔的兴奋度可远比不上找到一只活生生的5cm版艾登。

你叹了口气。或许你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试卷上……

叮。卧室里传来金属与玻璃碰撞的细微声音。你立刻奔向房间,撞开门,冲向你的课桌-----你觉得你的脚步声可以把任何一名超能力者吓得跃起-----桌上的图案已经补全,如你所料。还有一句写到一半的“生日快乐”。

你回头扫视房间。你感到有人在注视你,但除了一个立式衣柜和颇为整洁的床铺,什么都没有……为了维护那几个不速之客的“潜行大师”的形象,你刻意将自己的思维导向岔路。即使衣柜顶上趴着的红棉帽已经足够明显。

但你还是忍不住要笑出来。

你故意走到客厅里,静心等了一会。软件下载完了,有人为你筛选出了题目的解法。可能还有人在你的桌上努力涂鸦,另有人在你的课桌下布置惊喜。

你到厨房拿来半个蛋糕,礼貌地敲了敲卧室的门,稍等一会,然后进入。你把蛋糕放在地上,重新与作业相搏斗去了。

-

或许是第二天。你从睡梦中醒来,脸上压着茶几所铺的桌布的印花图案。你的背上盖着一层被子。

你闭上眼睛,开始思索。嗯。或许是你的父母给予你的关心和爱。又或者是他们

你想再睡一会,重温旧梦。或许你能在梦里找到所有四个小人,他们来自游戏。因为你对他们长期持有爱意,他们为你所吸引,前来对你祝贺你又老了一岁……

你的嘴角在睡梦中扬起弧度。时钟说,现在三点。

(我希望这是一份好的生日礼物。)


评论(3)

热度(40)

  1. 夏九薇daisy分道经路 转载了此文字
    感激涕零,不知所言。 谢谢Fovea!!!!【哇的一声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