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欧相欧/同期组/传承组/相爆很感兴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不知所措+1)

(说真的,假如我不说这是给Thea的生贺,仿佛AMOS也能代入)

(但是代皮尔斯兄妹可能会有点ooc)

吹蜡烛。

好,你说。

别忘了许愿。你的哥哥加上一句。

我不会忘记许愿。我要许个大点的愿望。

别把许愿的机会浪费在迪斯尼上。哦,还有,和长裙相关的......你没必要重复几遍。

是喔。你闭着眼睛,双手合十,笑出了声。许个够大的愿望。

带轻纱的,一转就会飘起来的那种裙子?

走开,我不会把许愿的机会浪费在这种事儿上!我说过要许个大愿望。

好。继续构想吧。我猜不出你的“大愿望”是什么。他比出一个剪刀手,食指和中指在耳边勾了勾。双引号。

猜得出才见了鬼呢。你说。你绝对猜不出我在想什么。

我的确猜不出。

那就别猜了。哦,还有。

我不听。他塞住耳朵,要是我听见了......

......愿望说不定会失效,或许不会。你说。耳朵塞塞好!

别再念念有词了。

我没有说出我的愿望。

我怎么会知道你有没有说?

你可以猜猜我怎么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对你说出了我的愿望没有。

他的手从耳廓上撤开,刮了一下你的鼻子。你向他扮了一个鬼脸,舌头吐出一截。

我想完了。

不反悔吗?

我已经睁开眼睛了,或许我接下来的想法没人会受理。

“没有天使”会受理你的愿望?今天可是你的生日耶。

随他们吧。他们开心就好。

你开心就好。

咧。你又向他吐了吐舌头。

他在你的头发上乱揉了一阵。你从餐桌上拿起奶油蛋糕,扣在他的脸上。

那可是唯一一个蛋糕。奶油在他的头上向下滑落。

小方蛋糕。

上面还有樱桃呢。

唔。你说得对。“奶油小方蛋糕上面还有樱桃呢。”

别这么说话,拜托。我要笑死了。

你扑上去挠他痒痒。你开心就好,你说。他正在乱踢乱蹬。

歇手啦,小女孩!他大笑着反扑,开始胳肢你。

今年没有蛋糕了。

呸。

你已经猜出我在胡说啦?

我猜你给我准备了栗子蛋糕。

嘿。我真的准备了。你怎么知道啊?

我跟踪过你。

是嘛!看看我家的天才跟踪员。

我以后可以去做跟踪员。

那有点危险。

再说吧。

你觉得蛋糕该怎么分?

你可以拿四分之三。你把塑料刀插进蛋糕里。

不。全部给你。

你应该吃一点。你今天没有吃饭。

瞎说。他想拍拍腹部,我吃过饭了。我只是长得比较结实,你看不出我吃了多少。

......爱撒谎的老家伙。

我才没有撒谎。

你的食指和中指在眼前比划了一下,来回晃动。老妹我看着你哟。你说。

别推让了。你想把它留给蚂蚁吗?

我会连碎屑都吃个干净。谢谢你的礼物。

-)

哥。

怎么了?

珍妮和你合好了吗?

我们俩一直好得很。

爱撒谎的老家伙。

我才没有撒谎。

你还喜欢简吗?

……简?

算了。当我没问。

你怎么忽然对这种问题感兴趣?

……你可以假作了解原委。

别告诉我你在为“偷窥大哥”找借口啊。

没有。

他刮了一下你的鼻梁。好吧,我可以假作了解原委。

什么都别说就好。你叉着双手。

好。当作这是你的秘密。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哦。

你觉得琴是个好女孩儿吗?

……哦。

好吧。我不问了。我去烧饭。

你撞到了壁橱。壁橱怎么这么矮?你抱怨道。

因为你长高了。他的手掌覆上你的额头。

咧。你吐出半截舌头。我没那么高。

我可以重新组装货篮。

你可以把壁橱拆成简易拼板。

或许我应该购置些新家具。

还不如重新修缮厨房呢。

乐意效劳。

不,等等。我可以把这当作明年要许的愿望。

不需要。

真的吗?

一个月内给你惊喜。

谢谢。你大可不必费此周折。

我乐意帮你。

……哥哥中的标兵模范哪。你系上围裙,走进厨房。半句疑问被厨房门夹断。

你觉得斯黛拉足够温柔体贴吗?

……妹妹。

排油烟机的声音盖住了他的问话。有什么事情,在餐桌上再谈。你想。

开始传来油爆声。

……关心些别的……他说。

不。你用炒勺敲了敲锅沿,特意贴近门口,扮了个鬼脸。咧。

我来帮忙。他做出口型。

不要。

拜托嘛。

不要。

好吧。他拉开门。

你不肯听我的。你笑了一下。

怎么啦?他的食指压在泛黑的眼袋上,咧。他说。

咧。你的拇指顶住太阳穴,双手在耳边快速挥动。

菜要焦了?

菜还没好。你饿吗?

不饿。

他的腹部耿直地传来呼救声。

不饿?你盯着他的眼睛。

不饿。他的下巴收在高领毛衣里。

爱撒谎的老家伙。

我没有撒谎。

要是克莱尔看见会怎么想?

我跟她不熟。他问,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么多人名的?

我有眼睛。我会看。你的食指和中指指向双眼,又戳在他的额头上。我一直在看着你。

哦。你真的可以做个侦查员。

是吧。

碰!他忽然跺脚,双手越过头顶,蜷成爪状。

呀。你象征性地叫了一声,脚不离地,继续翻动炒勺。

他等你盛出一碗汤,关掉灶火,随后,像要使用攻城锤的武士一样把你打横抱起。

这一碗汤都是你的。他一边摇晃着你一边说。

放我下来!

不,除非你说你会喝掉所有汤。

我才吃不下呢。

拜托,你昨天晚上没吃饭。再饿下去会影响你的学业。

说得好像世上只有你不会受饥饿的影响。

当然啰。

瞎说。你吃掉这碗汤还差不多。

盐放多了,我不太喜欢。

你胆敢嫌弃我的手艺呀?你跳到地上,你甚至都没有尝过汤的味道。

他的双手食指在嘴唇前方交错成叉状。我可以闻出来。我嗅觉灵敏。

瞎说。

没有。

Boo。

你不该“呸”一声。他再次把你抱起来,快,喝汤作为惩罚。

不喝。

你的生日还没过多久呢。

我知道。这有什么关系?

所以你应该喝汤。

这究竟有什么关系?

妹妹应该听哥哥的话。

没有这句俗语。也……

……不该有这种理论?

我刚想说。

我怕你会饿昏在地。

瞎说。

我真的很担……

你慌忙把他扶起。瞧瞧是谁先倒了呀,你心想。

病号要听护士的。喝汤。

不,你休想强灌给我,休想!

咧。你对着他的正脸吐了吐舌头。现在你比我虚弱。所以,你要听我的。

……别说你想视察我的胳膊有多细。

……我还想夸夸你长得多“匀称”呢。

哦。

我去给你倒点开水。

谢谢。

乖乖躺着?听见了吗?

嗯。

那就好。你倒出一杯温开水,向里面丢入一粒“佐料”。能不能对自己客气一点?

什么……客气?他的手臂盖住眼睛,像是在忍受强光照射。

喝完睡觉去。

我可以喝水,但我不能睡得这么早。我还要弄点东西。

必要物品?

必要物品。

必须今天交货?

也可以明天再做,但是早完事早好。要是我能拿到钱,双休日又没有活,我说不定能请你看电影。

看什么?

呃。还没想好……抱歉,我有点头晕。

你真的应该上床了。

不。

不?

不要现在就上床。他强撑着站起来,我还有些……

工作。你看着扑倒在地的哥哥,替他接上半句话。你的下巴不疼吗?

完全不疼。

长点记性,你差点磕出血来……你真的应该善待自己。

我的确有听从你的劝告。

哪一条劝告?

早点睡,早点起。按时吃饭。

瞎说。

或许只有善待自己这条稍微差了点儿……

瞎说。你每天都通宵加班。

我没有,我睡得很早。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睡下以后就开始疯狂工作?

……现在我知道你知道了。他刮了一下你的鼻梁,小机灵鬼。

你应该找个更会照顾你的人。

什么?

你迷恋的人。她们说的话总归比我说的有效。

我没有……

对象。你替他接上后半句话,把他扛在肩上,向卧室挪去。但你有个会照顾你的妹妹。



(Your sister me is watching)

(生日愿望究竟花在哪里能看出来么?)

(“我希望你能找到一名能够照顾你的伴侣。还有,过上健康一点的生活。好好睡觉,好好吃饭。”)

(……但是一个都没实现啊!)

(想看AMOS设定或Leevis兄妹设定的,和我说一声吧:)我去写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