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欧相欧/同期组/传承组/相爆很感兴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WD相关。短打,纯练手。也许会扩写。

*假如Aiden和Pearce遇上:一位是芝加哥的义警,一位是爱尔兰的混混,而后者对其身份坦然待之。

心意相通,各自独立。



“你都不用开口。问1987年?老头子*死在恩尼斯基伦*。”

“你这天杀的查户口的*。”Pearce补上。他咬紧了每个字眼,屈起拇指与食指做点数钞票的动作,中指立着。它倔强地展示着青筋和灼痕。

就这么对上了。Aiden和另一个Aiden,Pearce家的长子,Nicky的哥哥,Jackson与Lena的舅舅。就这么对上了,两个人,同一个人,难怪刚才那一拳好似撞碎自己的板牙。他莫名地渴望着收回那一拳。

Aiden降下枪的准星,犹豫着向Pearce迈进一步,而Pearce唾出一口血,干脆地伸出手,熠熠有神的翠绿眼眸直盯着他——盯着又一个Aiden Pearce,闻名风城的义警——他扮出夸张的笑,缩短的鼻梁把面巾向上顶了些。

“你杀不了我。”Pearce用自豪的口吻宣布,词句被爱尔兰口音搅成一汪浑水,牵绊在他的唇齿之间,“我们是同一人。”


*原词为“Old man”。我想加些戏谑的意思,最终用了这个说法。

*neta了恩尼斯基伦事件,日期应在1987.11.8。具体可参考网页。

*也许他想说“条子”。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