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经路

ID:Fovea
生日:12/26.

WD/IFSS/AC4/大逆转裁判/Fables/康斯坦丁/Iron Fist/Dr. Strange/一人之下/MHA。
近期对欧相欧/同期组/传承组/相爆很感兴趣。

所写文中不带任何cp向。
文手,偶尔画画,近期沉迷原创。
欢迎点梗!

“理当让一切的线条明晰,让他们成长。”

列友急缺一份议论,遂草拟一篇,以供娱乐或参考。

一位朋友提出了很精妙的分类:以“不是好人”或“不是坏人”代“好人/坏人”这一奋法。在此采用,并对ta表示由衷的感谢。

家庭生活:

Jacks的生日。Nicky与Aiden当着Jacks的面争吵,没有时间或没有意识到应避嫌。此时Nicky意识到她受到生命威胁,而Aiden出于尊重,未窃听Nicky的电话,因而未辨出Damien的声音,也未将亲人立刻转移。

Jacks对Aiden无疑是有好感的。但Aiden常年不着家,因而Jacks并非像信任母亲那样信任Aiden。从时间线上推断,Lena死后,Aiden极大概率错过了圣诞节与Nicky的生日:虽是迫于形势,但长久不联络家人,数月不报平安,确实不像常人的做法。

由Nicky对Aiden的“反抗”中能推断,曾有人骚扰Nicky,而那些人都被Aiden以Nicky不认同的方式“处理”了。Nicky对Aiden身处帮派一事显然能猜个七七八八,但她或许不认可Aiden会重操旧业。需注意,Nicky的主职供她付房租或许不足。从房屋的破旧程度(墙皮脱落,地面状况,大半镂空而未装玻璃的门)来看,或许是新迁入不久。

即便曾有积蓄,在付Jacks的医疗费、房租之外,仍需Aiden来补贴一些。若是Nicky不愿拿Aiden的“黑钱”,Aiden或许需要一个可供寄付的假身份,且那职业是他足够了解的。就Nicky的话推测,她对他的了解或许还停在“近身……暴力处理,身上有伤口,很可能是又做老本行了”。

Aiden总将自己裹得如此严实(主线剧情发生在10-11月之间,Nicky将袖子半撩起,Jacks所穿亦不算厚,而Aiden是毛衣套皮衣),会否是出于:对Nicky看见身上疤痕的戒备?(不覆指尖是为操作便利,以免触屏延误、开枪不便等情况发生)

(有一种特殊可能:若脊柱神经受损,可能造成特别怕冷的状况。但Aiden行动灵活,此为妄言。)

若是临时拒绝Aiden的“一点小资助”,Nicky与Jacks过一段入不敷出的日子也未尝不可能。她会否想到“为了Jacks……唉,这一次是最后一次将就”?

Nicky先前(极大概率)有正式工作。与她结婚的不可能是看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Aiden的“富有”,不太可能是单看重Nicky的相貌。了解他人操持家事的能力,首先要有一个“家”。彼时已成年的二人显然已与母亲分居,(若母亲仍在世),不论是赡养,日用,都需要钱;此外,由于Lena与Jacks的年岁之差,若Nicky不曾再嫁,则与丈夫生活美满,且这位丈夫得到了Aiden的认可,Aiden愿暂时退居后位。

Aiden面对家人时很不会撒谎。在猫头鹰旅馆的房间中,有一台电脑上分有四格监控视频,很像是车库、屋内客厅与另一个屋内、一个屋外的监控视频。Aiden的控制欲很强,此点毋庸置疑;但最神奇处在于这些摄像头都未被卸下。在Nicky的婚期,Aiden只有一次摄像头被发现,并作自辩以撇清自己的机会;又根据Nicky与她的丈夫显然会打扫婚房,能推出Aiden(很)不可能对他们的房子动手脚,由此再推论Nicky在Lena死去(或重婚)后换了住处,Aiden证明了他有“以正当方式照顾好”Nicky和Jacks的能力,并和Nicky在照顾Jacks上达成一致,说服Nicky在家多陪陪Jacks,同时要防范外人。Nicky对Aiden干预家事(详见Aiden曾屡次干预“对Nicky图谋不轨的人的动作”,却引发Nicky与他在Jacks面前争吵)固然不满,但也无可奈何。此时或许是Aiden对家人最为“关切备至(亦是控制力达到顶峰)”的时刻。

此外,若Aiden曾在Nicky的婚期装摄像头,一是不能装太多,观察得不够充分;二是若被发现,很可能会被赶出Nicky的生活,无法过问她近况如何,或许连她的孩子也不能接近。因而Aiden行动会倍加小心。

评论

热度(5)